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设计师 >> 正文
于惋宁
来源:本站时间:2019/4/25 10:14:00

于惋宁工作室 Evening Fashion Gallery 内景

    “我不是逗逼,也不是黑色幽默爱好者,但我选择一边玩着乐高积木,一边乐呵呵地活着。”

    有时候,不是人们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是人群中有那么一类人,从始至终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从冗长的灰色岁月中,投射出一抹光,守住了自己也守住了梦想。

设计师于惋宁

    幽默也不幽默

    选择做一名时装设计师,于惋宁说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并没什么特别大的企图心。

    她成长在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之家,爸爸擅长小提琴和二胡,平时练琴时,于惋宁就坐在一旁,让古典之乐清风徐徐贯入耳中,“想必对优雅的喜爱就在那时形成的吧”,她自己这样解释。

    妈妈是职业画家,对事物的品味极好。据于惋宁说,母亲是纯粹的视觉动物,可以把全部的钱拿去买一件心仪已久的衣服,很是疯狂。“虽然小时候,妈妈作画的时候,总说一些构图与色彩的理论,听不太懂,但其实并不妨碍艺术的萌芽滋生。”

2017SS Runway

    不可否认,从小的艺术熏陶对于惋宁日后的设计风格也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在央美学习时装的她,一毕业就与艺术家赵半狄合作,其作品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展示,让她名声大噪。这个时期的于惋宁,更像个艺术家,不断地参与到各类艺术设计项目之中。2010 年,个人时装品牌 Evening 在北京创立之时,她已然是国内最受瞩目的设计师品牌之一。

    问起什么是她个人的设计风格时,出人意料的是,她说是高级的幽默感。

2015FW Runway

    “我喜欢从细碎日常生活中的一切提取灵感。2015 秋冬系列一直让我印象深刻,它就是以“沙发”为灵感的。当时我是这样想的:自己懒散地窝在家中沙发上,很舒适地放空自己,任何思绪漂浮,偶然想到了回家的路上,路边有一个被遗弃的旧沙发,旧旧的,脏脏的,那么有吸引力。”

    于惋宁就这样,把简单的意象创作出极富张力的系列女装。她把沙发的“进深”感,化用到了服装的廓形和结构上,比如袖子上的“台阶”结构,胸部和肩部的“凹凸”质感,都在一定程度上模拟了沙发的“进深”结构和靠背、扶手的造型。

    她眼中的,高级的幽默感也许就是指,寻常的事物在有心人作用下,衍生出有用于人类生活又极富美感的产品。

2018SS Runway

    以“睫毛夹”为主题的2018春夏系列,是另一个“高级的幽默感”佐证。

    这一季她通过自己的体验,将夹睫毛时的痛感和危险感融入系列,无论是睫毛状的印花,还是织物的毛绒手感,都显露一种诙谐的调子。

    “你想象一下,自己手持着刑具一样的睫毛夹渐渐贴近眼睑的过程中,手心会不会感到微酸并出汗?用睫毛夹夹眼睫毛的瞬间,会不会痛?夹到眼皮,用过力而拉出睫毛,会不会痛?”

2018SS Detail

    于惋宁说她希望自己的品牌是一扇门,自己可以通过设计和品牌的这一扇门,通往更广阔的世界。于她而言,这个品牌是个人的延伸,而不是枷锁,所以她希望能以生活中最了解、最亲密、每天身在其中的东西作为灵感来源,发现更多的自己,同时也向人们传递一种生活哲学。

    “从忙碌紧张的生活中,不要忽略那不经意间的幽默与愉快。”

2018SS Runway

    自由也不自由

    水瓶座的于惋宁,自称有自由和不自由的一面。

    自由是指:在于惋宁的生活中一直会有文艺的气息存在。在读书的那段日子里,她浸淫在央美的艺术氛围内,一路结交朋友,毕业了她也把工作室选址在798艺术区,时刻感受着时装设计给她带来的美好。

    “每天十点左右到达工作室,开启一天的工作。不过,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一种工作状态,因为大家还说蛮慵懒的,各有各自的方式方法,我也不是什么独裁者,有好玩的事情大家一起聊聊,也挺有意思的。”

于惋宁的偶像之一著名建筑师贝聿铭

    不自由是指:于惋宁不希冀局限于时装这一载体内。走过这些年,她深知它的优势与劣势,也知道作为一个时尚品牌,应该如何延展文化价值,但在她心中,她一直把时装当作一种软雕塑来看待。

    “我床头的书籍是一本《贝聿铭全集》,对我的帮助很大,打开了我对空间和维度的思考,移动的时装其实是一个三维的软性建筑体,它与生活在其中的人,共同形成一个富有生机的有机体。”

    面对Z时代互联网的大浪潮,于惋宁也是一个对此有严肃思考的人。

    她认为,互联网对时尚产业的影响毋庸置疑。一方面,购买方式确实发生变化了,只要有一部分手机,人们便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购买任何商品,这无疑拉近了空间的距离。但另一方面,没有了面对面的接触,人们都没有机会亲手摸一摸面料的质感,没有和专业顾问之间的熟络沟通,这么一看,距离似乎又拉远了。

    “也许在自由和不自由之间,总有一种平衡吧。”

设计师于惋宁曾在与导演 Cloe Dong 合作的短片

《The Sun Smells Too Loud》

    设计师希望借由镜头去展示这个系列有关人类对自己身体的亲密程度的思考。

    好奇也不好奇

    问及什么人会购 买Evening 的时装,于惋宁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脱口而出,“富有好奇心和想象力的人。”

    继续追问,为什么会有这么清晰的人物轮廓,她寥寥几句就把逻辑说得通透,“你想,虽然设计师品牌还属于小众市场,但如果一个人已经有主观意愿寻求这样的设计,那就说明主流的设计无法满足他的需求,说不定,他就想来点不一样呢。”

    单一观念无法适应这个时代,这是于惋宁所坚持的。

2016SS Runway

    她说,她所表达的 Evening Girl 必须是对事物富有好奇心的。这样的女生应该是自然、大方,注重实穿、舒适、低调,却绝不能舍弃别致与独特的个性。

    “我是个挺有好奇心的人,本能地认为各个门类的设计都挺有意思,我都想去涉猎,并不一定非得做衣服。说实话我并不太懂市场,数据也不大会看,一直用直觉做理想中的时装。只是没想到市场反响不错,接受个性化、独立设计的人原来比我想象的多很多,并且越来越多,于是就抱着这一点突如其来的责任心,专心地做一名职业的时装设计师。”

    大众对设计师品牌的欢迎程度,确实在近几年有了本质上的变化。

2016FW Runway

    市场在进一步细分之后,小众审美一步步引领大众趣味的商业模式,再也不是天方夜谭。

    但作为设计师,于惋宁对此也有着更深层次的考量。

    “这一阶段的中国设计很丰富,大家都各有风格,并且都在很努力的钻研,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现象和环境。但如今中国原创设计,尤其是独立设计,究竟能做多大、走多远,尚且是未知的问题。”

    于惋宁坦言,自己有时也是倍感焦虑的。

    在她的认知中,独立设计之路才刚刚开始,但最终能否扩大到相对大众的品牌,这需要顺其自然,也需要时间的积累与历练。自己能把控的是,专心把设计做好,在品质、工艺上下工夫,至少对得起购买品牌时装的消费群体。

    “如若把注意力过分放在扩大市场上,我觉得是个误区。”

    十问 EVENING

2018FW 灵感来源之一

艺术家 Louise Bourgeois 作品

    Q:哪些事物可以激发你的灵感?

    A:日常生活细节的触动成为我源源不断的灵感。我生活在城市,从城市生活中汲取灵感,放大生活细节带来的强大感受力。

    Q:最近一次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A:是对一个奶嘴引发的思考,18 秋冬系列《巨婴》的灵感来自婴儿用品。作为成人的我们,其实不需要等到下一次旅程去重新拾起最初的自己,在平常岁月就要像婴儿一样放肆的给予,放肆的索取;亦像情绪的喷枪,想笑就笑,想哭就哭。

2018FW Campaign

    Q:你的审美取向是怎样的?

    A:审美取向很难评价,即便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我时常形容自己是一个复杂的球体,我迷恋强光中的灰尘,喜欢辽阔空旷,看见密集的图案会很兴奋。

    Q:你最希望谁能穿上你的设计?

    A:没有特别的期待,希望把期待留给想穿的人。

    Q:在你直觉化的设计中,是否存在鲜明的标签呢?

    A:线条是我百玩不厌的元素,直线、曲线可以变幻出无穷的丰富,它高度的灵活性,能够把有形、无形的东西勾勒到一起,这也是抽象和具象之间一条重要的通道。

2018FW Lookbook

    Q:你通常如何度过一天?

    A:上午我会去工作室工作,通常都不会熬夜。我希望我的整个团队都能保持正常上下班的时间。

    Q:工作之余,你喜欢做些什么?

    A: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发呆。

    Q:你的制服是什么?

    A:宽松的大衬衫。

    Q:请列举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五件物品?

    A:双肩包,植物,床,灯,唇膏。

    Q:如果用动物比喻自己,会是哪一个?

    A:懒洋洋的一只猫。

2018FW Campaign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