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极客大会2019最新资讯 >> 正文
做「慢产品」的五零九零和创业给他们带来的改变
来源:本站时间:2019/1/20 17:25:00

    「不投 60 后」,前年,某位知名投资人语出惊人,「我投资 80 后和 90 后」。但在某些需要认知积累的领域,一些更年长的创业者夺得了「优先权」,比如,做「猫王收音机」的 50 后极客曾德钧。

    中国第一台胆机诞生于 1986 年,中国第一套 Hi-Fi CD 转盘诞生于 1998 年,中国第一部智能音频标准诞生于 2013 年……这些作品都由曾德钧设计或主导。2010 年,这位音响界元老创立了云动创想科技,开始做起了「收音机」生意。即便这些设计感强烈的「收音机」可以连接蓝牙,也搭载荐歌功能,甚至配备智能语音助手,但曾德钧不打算「忽悠」,只称它是「智能时代的产品」。

    对谈席的另一边,是 90 后创业者——Teambition 的创始人齐俊元。Teambition 是 team 和 ambition 的合体。他们坚持「围绕协作做产品,做给企业里的所有人用。」其 iOS 应用经苹果盖章认定为年度最佳应用。这家公司的年轻创始人在 2017 年入选 Fast Company 年度中国商业最具创意人物。「协作才是企现代社会复杂的商业格局的方法。」齐俊元多次引用这句名言。

    从创业的时长来看,50 后曾德钧和 90 后齐俊元却是不分「辈分」的,他们是同一代的创业者。他们一个选择避开流行概念,做更重视设计、音质和体验的「不智能音箱」,一个选择进军「慢」领域——企业服务显然是一个前期投入、后期增长的市场。一个做「慢产品」,一个做「慢生意」。

    他们将进行一场创业者对话,关于创业面临的挑战、产品背后的思考和团队管理的智慧。在这场「年龄悬殊」的对话中,交锋必定精彩。

    以下内容来自猫王收音机创始人曾德钧、Teambition 创始人 & CEO 齐俊元和极客公园总编辑李婷在 2019 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的对话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

    李婷: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今天非常有幸请到了两位嘉宾,虽然猫王收音机和 Teambition 都是极客公园的老朋友了,但是因为今天下午舞台下可能会有一些新朋友过来,所以先有请两位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

    曾德钧: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开心来到我的福地 79 号罐,因为 4 年前的 18 号,我坐在后面的位置,刘强东和张鹏坐在这儿,我有幸被选中了,结果我的一生就改变了,可以说我是从极客公园创新大会走出来的创业者,我今年 63 岁了。

    齐俊元:非常荣幸,我是 Teambition 的创始人齐俊元,Teambition 是专注在协作领域的公司,我们已经推出了三款产品,在 2、3 年前在极客公园大会上发布了 Teambition 的应用中心,今天 Teambition 的应用中心已经成为 Teambition 构建一个个专业领域项目管理、产品管理各种协同细分场景上的能力核心基础平台,我自己是极客公园的粉丝,非常荣幸能够借助极客公园的场子表达我们的观点,发展我们的用户,谢谢!

    李婷:感谢两位来到极客公园。今天这个环节叫做「50 后、90 后,创业改变了我们什么」,曾老师是 50 后,齐俊元是 90 后。在创投圈里面,大家对于创业有一些刻板印象,年龄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我们知道可能年龄本身会代表着一些含义,比如说专业性、思考能力、创新能力的疑惑。在你们当初创业时,有没有人对你们的年龄有一些质疑,你们当时是怎么回应的?

    曾德钧:对于我来说,我 57 岁开始创业,在这个年龄创业的确很尴尬,刚刚开始的时候,很多投资人都认为这时创业,还能有几年蹦跶啊?所以大家投来的是一种异样的眼光。如果各位有投资人的话,我可以给你们讲一个秘密,50 岁以后的创业者才是你们最好的投资对象,因为他们没有恋爱等烦恼,家庭和睦、不用买房子,所以他会一心一意的创业,这才是真正的青春期。

    所以我感觉非常荣幸,我的确非常享受创业,我能够一心一意的创业,当然也有问题,问题是毕竟这个时代不是我这个年龄的时代,我再想向你们学习、跟上你们的脚步,但是却发现我和你们的主流、偏好、喜好、文化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和你们在思想、文化上自然形成的看不见的代沟,不过还好,我在努力的学习中,所以我经常说我也是 90 后。

    齐俊元:谢谢曾老师,我自己觉得我刚创业的时候,大家对我的年龄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因为我的年龄还是对我采取了一些比较特殊的手段,我记得我们当时拿 Pre-A 轮的时候,是上海的戈壁创投投资的。我们大概在 DD(背景调查)过程当中,他们就已经请我们的团队,从我们原来在上海的闵行,然后把整个团队搬到上海的张江,他们的办公室里面孵化。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感觉出来,这么多年回想一下,我觉得恐怕在那个过程当中,他们还是很仔细地在辅导我们、观察我们,然后在尝试理解这个年轻的团队到底能不能做好这一件事情。在我当时那个年纪创业,可能做好一个准备就是,你要有足够的努力、勇气去接受大家对你的考验,去证明给大家看,你对这个事业的坚持和你的年龄没有关系,你这个事情的理解是可以通过你的努力实现得更深刻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当时的体会。

    曾德钧:您十几岁创业?

    齐俊元:我应该是 21 岁创业,我公司创立在 2011 年。

    曾德钧:今年有 30 岁了没有?

    齐俊元:今年 28。

极客公园总编辑李婷

    李婷:虽然两位年纪看上去差别还挺大,但是实际上猫王收音机和 Teambition 他们大概都是在 2010、2011 年开始创业的,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看,其实他们是同一代的,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比如说当时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节点,就开始去做自己创业的这件事情。

    齐俊元:其实我创业的初衷非常简单,和我后来做的事情也很相关,我在刚创业的时候,我们这个公司做得不是 Teambition,我们一直到公司成立了接近第三年的时候才开始做 Teambition,但是我那个时候创业一个基本的出发点是来自于对我自己认知的一个变化,我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在做科技创新,那个时候有包括中科院、小朋友校科院都在鼓励说年轻人能做一些科技创新。所以,我就在做那方面的项目,在那个过程里面,我一直都觉得单打独斗是可以的,甚至一度的认为我一个人做要比一群人来做快得多。但是,到了大学之后,项目就开始变得复杂,你的愿望变得复杂,你开始发现原来这些事儿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做到的,所以那个就构成了一个创业的动机,核心是我希望自己拥有一家企业,然后能够带着这个企业去做更大的事,所以这是一个基本的愿望,所以当时就创业了。

    中间过程当中也在不停地想,究竟这个团队怎么能变得更好,这个团队怎么能做更多的事,这个团队怎么离它的目标近一点,然后我们就开始给自己做工具,慢慢这个工具就用到了更多的团队、企业里面,然后也就发展成今天 Teambition。Teambition 我做了一件不是我这个年纪该做的企业服务的事,或者我们甚至能够比更多的人在这个赛道上坚持更长的时间,和当时的愿望是很相关的,谢谢!

    曾德钧:说起来可能你们觉得太套路了,但是这是真实的理由,我真的就是:梦想。我来创业就是在 2014 年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是第六次创业了,实际上我享受创业,我 1992 年就开始第一次创业,我这一辈子其实都是在做收音机和音箱这件事情。因为,我对收音机、音箱特别的喜欢,我 1950 年出生在湖南湘西的一个偏僻的小山区里面,在那个地方就是因为在我幼小的时候,收音机改变了我,收音机打开了我通向外部世界的一扇窗口,让我知道相信知识的力量。所以,后来我就是一直从事音箱行业,我就在想,随着这个时代变化、科技的进步,我们希望用收音机更好地做这个时代的连接。我们讲,人类从工业时代到达电气时代,从电气时代到了 IT 时代,又到了智能时代,这些时代的变化可能就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机会。

    所以,在每一个机会当中,我们都能够享受这个机会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红利,收音机虽然作为已经快被大家忘记的这么一个接收广播的工具,但是毕竟还是人和内容连接的工具,只不过是传统的收音机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我就在想,我能不能用我的技术、知识、能力去改变它。

    所以我一次又一次的创业,终于直到现在,可以让我做到升级,可以不受传统无线电波的限制,可以进行远距离接收,可以在这个地方接收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广播电台,可以不再受传播无线电波的限制,能够有很好的音质,甚至还能够做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送。我觉得是这个时代让我的梦想能够深耕,让我的梦想变为现实,所以我真的非常享受我的创业。

    李婷:谢谢曾老师,刚才在后台时和曾老师和齐俊元聊,有一点让我很震惊,因为对于猫王收音机、Teambition 这两个公司来说,它们已经成立了七八年时间,而且现在团队有 200 多人。但是刚才和他们讨论到实际公司管理层面,无论是曾老师还是齐俊元,其实还是自己亲自带产品团队,甚至在一线为产品把关。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如果发展了七、八年,创始人、CEO 或者公司的实际管理者还在把关一线产品,这样会给公司带来什么样不同的文化?

猫王收音机创始人曾德钧

    曾德钧:我想公司的文化往往就是老板的文化,老板必须能够做好带头人、排头兵。在创业当中,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最重要的是产品能给用户、社会带来价值。对于我自己,我做了一辈子音响,我对产品的理解肯定比这些年轻人理解的更深,我会对产品有更深的要求,同时我的要求也是最有效率的,我也可以把我的文化、对产品的理解、对产品的敬畏心传递下去。所以,我觉得我来做这件事情是非常合适的。

    齐俊元:谢谢曾老师,我来回答一些我比较真实的感受。第一,我今天还在 Teambition 一线做产品,带产品团队,还要做设计审核,最主要的原因是个人兴趣,因为我真的太喜欢这个事情了,所以导致我在这家公司,我又有这个特别的权利,可以参与到这个过程里面,你要拦住我是很困难的。但是,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你的参与会使得大家更在乎这件事情,这会给公司带来竞争力,不过也会有一个问题:你参与过重之后,限制了其他同事的空间,会导致丧失一点活力,丧失一点特别的味道。

    我总结了两点比较好的经验:

    第一点:你要尽快形成和你更近的同学圈,他们会作为你的桥梁,然后和这个团队互动。我在公司里面有三四个这样的同学,作用很明显。

    1、不听我的,我说了他都听,也没有意见,但是他在执行过程中会放很多自己的元素进去,会屏蔽我的声音。

    2、不跟你争锋相对,他讲另外一个观点。

    3、永远要时间,可以接受你的观点,要了那个时间之后,先去尝试他的观点,先去跑一圈。

    有的时候,这样的空间给整体团队非常大的余地做新的创造,其实也给你一个机会,因为通常创始人、公司 CEO、管理层会容易急于做出决定,或者急于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时间也让你自己回来,去重新审视自己的观点,去给自己一个余地修整自己的观点,所以这是我实际操作当中的一个感受。

    第二点:有关于我这个行业,恐怕企业服务这个领域,创始人或者说管理团队,能够重度的参与到产品过程里面去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里面要给到团队一个长期的关于企业问题,或者时代背景下面企业问题一个长期的愿景,因为还是很难说,我们年轻的产品、设计、工程同学,能够非常自如地站在一个 10 年、20 年的角度去看待企业的发展,看待企业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个时候你给到一个长期的信心,给到一个长期的方向,然后再回国来让他在实际的产品工作里面去把这个方向落下去,恐怕会有更好的效果。所以,可能也不能说,因为我担心影响了创造力,我就过早放手,可能会导致企业服务领域太过于商业化了,太过于咱们在后台说到的这种理念上的套路,结果把企业骗了说,买了一个理念回去,东西根本不解决问题,这是我的两个思考,谢谢!

    李婷:刚才正好俊元说到了长期、余地、空间这几个关键词,我在顺着问一个跟产品相关的,可能猫王收音机还有 Teambition,我觉得这两个产品背后,有一个可能大家不那么容易察觉,但是又挺有意思的一个共通点。我们知道,对于音箱来说,其实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个智能音箱爆炸式的发展,增量的一个过程,曾老师刚好选择了避开这样一个大的风口,去回归做一些相对来说比较传统的产品。在俊元的角度来说,实际上我们选择去做企业服务,这个东西它的商业化、未来的发展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可能对于产品更多的积累、耕耘、迭代,两位为什么同时会选择去做一个慢产品的思路。

    曾德钧:实际上我想,我们做产品的还是要基于市场、人性、自身的能力去做事情,可以看得到智能音箱这么火热,对于整个音箱产业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且不去评论它,但是作为我来说,我还是用积极心态去看的,因为毕竟科技改变生活,它能够提高和人们的黏性。在智能音箱这一块,我并不是回避,应该讲我更多的是退一步,因为我们讲做人做事都要懂得退一步海阔天空,实际上在做智能音箱这一块,我可能在国内不敢说我第一个做的,但是我做的的确很早。我在 2008 年,也就是在 10 年前我就开始布局去做这件事情了。

    在 2012 年,我就作为国家所做的这个标准组的组长,智能音箱的第一个国家标准在 2017 年底发表的,在 2018 年的 5 月 1 号开始执行的。国内最早的智能音箱,360 有一个咚咚,实际上是我在背后操作的。京东的叮咚是由我来参与指导的,所以对这些东西我还是都用一个比较积极的心态去做的,但是作为一个创业团队,我没有这种能力去和 BAT 做这种补贴式的销售竞争,所以作为我们来说,我们创业要想对用户价值最大化,首先你也要能够生存下来,你一定要对自己、投资人都要能够有一个很好的说法。

   所以,我们也看到了在这个社会上,大家都在讲逻辑、理性,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理性和逻辑过剩的时代,我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我们应该追求不同,不要追求更好。在这里我们去追求感性,追求有情感的东西、有温度的产品、美的东西,因为这个已经成为了一个稀缺资源,对于创业者来说一定要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不要夸大自己的能力,我不敢说我就是一个老司机,我什么都行,相反在创业这条路上,我永远把我当做一个新司机,永远保持敬畏心,做我能做的事情。我相信如果我能够像乌龟一样,朝着自己的目标坚韧不拔地爬过去,我一定能够达到目标,所以我们还是奉行长期主义,虽然我的年龄对长期主义来说并不太乐观,但是我相信有接班人陪我走下去。

Teambition 创始人 & CEO 齐俊元

    齐俊元:我觉得 Teambition 最核心的一点是希望做真的需要我们做的事情,因为 Teambition 很早的时候做起来,从团队协作角度切入的公司,或者说被大家看到的产品并不多时,大家很期待 Teambition 能够把团队日常工作时做的工具都做一遍。然后我们的用户也有很多这样的诉求,他们喜欢我们的设计、产品体验,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自己作为这个产品的团队,我们很多时候思考这个时代需要我们做的是什么?什么样的东西我们即便做了微小的改动,收获了用户量、一定的公司增长,但是本质可能没有对这个市场、时代有什么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创业公司,一定程度上投入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你有很多试错的过程。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态度是尽量不去做了,尽可能的和他们合作,希望中国的企业服务在早期时,一个团队能够把一个领域做的足够好,避免互相竞争来竞争去,浪费资源和精力。后来我们总结下来,我们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是一群相信工具以提高企业、团队实现目标效率的团队,这个基本的信仰在团队中弥漫地非常强烈,因为超出我才有用,如果是我一个人就没有意义了。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倾向于往上走,倾向于把原来的专业工具、专业问题放到这个时代,用新的方法做的更好,让更多的人受惠,同时和下层的产品做更好的互动,从而实现我们这个团队的价值,我们是这么定位的。这样的定位,可能天然就没有那么快了,看起来没有那么快,但是事实上在工作的时候,因为都是新鲜的内容、场景、知识,所以节奏还是很快的,可能我们自己在公司里的感受和大家在外面看我们的感受很不一样。

    李婷:虽然我们都在谈「慢」,给我们透露一下 2019 年猫王收音机和 Teambition 下一步的动向,大家好有一个期待。

    曾德钧:想做能够让你们喜欢的东西,想越做越好。

    齐俊元:2019 年的 Teambition 除了我们在原来的专业领域和产品矩阵布局上要做的更好之外,我们今年想回答一个更有趣的话题,就是我们做的产品更多的时间是解决企业里怎么协作,部门与部门之间、部门内,可能管理层、执行层怎么协作,我们今年想要挑战一下,我们自己就想要看一下 Teambition 能不能解决企业之间,或者说企业和他的用户之间协作的问题。不一定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想要挑战一下。

    李婷: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创业其实跟年龄没有什么太大关系的,只要大家内心有驱动力,愿意去迎接挑战,愿意持续地去做思考,创业永远也不会早也不会晚,谢谢两位的分享。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