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园区活动 >> 正文
雪球方三文:「不明真相」的价值,与「无为」的力量
来源:时间:2019/1/20 12:12:00

    「再这么跌下去,会跌出一个 2008 年级别的投资机会。」在股市一片「跌跌不休」中,2018 年 8 月,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在雪球上说出了一个看起来有悖常识的结论。

    在 2019 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现场,方三文对这句话作出了解释,「其实真正的投资机会是跌出来的」。理性逻辑下,「如果你识别出了好公司,这个好公司还很便宜的话,那你就运气爆棚。如果你天赋异禀加上运气爆棚,那你不挣钱就太难了。」

    这样在雪球上的发言是方三文的日常。另一个日常则是,在自己创办的社区里打赏跟他唱反调的帖子。只要这些帖子提供了事实,以及有逻辑支撑的观点。在这样的氛围下,雪球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投资交流交易平台之一。成立 8 年,雪球相继获得红杉、晨兴、蚂蚁金服的支持,月活用户超过 1300 万。

    作为媒体人出身的投资人,方三文如何判断一个投资项目的价值?在他眼中,创业公司究竟应该跑得快一点还是慢一点?作为一个创业者,2018 年卸任公司 CEO 的方三文如何看待自己在不同身份中的切换,雪球的终极使命又是什么?

    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IF 2019 上,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和雪球创始人兼董事长方三文和就以上问题展开了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略有删减):

    张鹏:很高兴又回到了这个舞台,到了今天上午最后一个环节,也是非常精彩的访谈环节。今天来的嘉宾是雪球的创始人方三文,我们都知道雪球是国内一家非常 popular 的投资交流交易平台。方三文在雪球社区里有一个外号叫「方丈」,我们听起来好像是特别佛系的外号。

    其实,雪球的投资交流社区在中国是一个很独特的现象,我相信在今天我们有很多人在说,冬天环境不好,把一个有投资视角,并且背后有这么多做投资的人请来,他们天天在讨论大量的知识和判断,把方三文请来会是一个让我们很有收获的访谈。

    同时,他有着非常独特的管理,和对组织的认知,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人和组织的成长,我们在今天上午最后一个环节就要看看这个佛系的管理者,他是怎么认知组织、怎么定义一个创始人的身份。

    下面我们掌声有请雪球的创始人方三文。

    张鹏:我认识你这么多年,这是你穿得最整齐的一次,是为了代表投资人比较正面的形象吗?

    方三文:主要是为了表示对你的尊敬。

    张鹏:这么会聊天,超过我对你以前的认知。刚刚就说到这一点,最近讨论最热的就是「冬天」、形势不好,好像听起来都非常悲观,但是我发现你的思维跟别人都不一样。最近我们在雪球社区里看到你有一个帖子,这个帖子让我们感觉有一丝温暖。这个帖子当时说的是「市场再这么跌下去,就会跌出 2008 年级别的投资机会了」。当时看完这个话,我说还有人这么想问题?给我们解释一下,你怎么在大家都悲观的时候反而说这样的一个话题,这是处于什么样的考虑?

    方三文:首先,我要澄清一点,我这里面说的是如果,我并不是说一定会跌。

    张鹏:你的回答好完善。

    方三文:第二,其实真正的投资机会是「跌出来」的,我问你,我来考你一个问题。假如一支股票 10 倍市盈率,那么他拿 50% 的利润出来分红,假设这个公司可以这样持续经营 10 年,每年盈利都一样。这支股票价格上涨你挣的更多,还是价格下跌你挣的更多?

    张鹏:价格下跌。

    方三文:对,那不是很清楚了嘛。

    张鹏:所以背后有一个理性的体系在做决定,我估计在场的很多人还没有算过来账,你这个脑子转的是快。就是你觉得今天这样一个环境,只要你能识别出好公司就行,其实没有什么不好。

    方三文:当然,我觉得投资大概是这样,如果你有能力能识别出好公司,说明你天赋异禀,但是如果你识别出了好公司,这个好公司还很便宜的话,那你就运气爆棚。如果你天赋异禀加上运气爆棚,那不挣钱就太难了。

    张鹏:说的我觉得这个时代来了一个巨大的机遇,你太会聊天了。如果谁最近比较悲观,应该找你聊聊,最好的心灵按摩师。你这个观点在雪球社区里面认同度怎么样?

    方三文:因为社区很大,用户很多,肯定各种用户都有,但是不得不承认雪球是我见过投资社区里面,具备基本面思维、逆向思维的比例特别高的平台。我们有一个公募基金的销售平台,里面卖的主要是指数基金,我们每天去看这个指数基金销售的数据,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在股市猛烈下跌时,销售量是上涨的。

    张鹏:所以大家都按照你的思维在想问题是吗?

    方三文:可能至少有一些人是这样想的。

    张鹏:有意思,你发现不光是你的想法,这个社区也不断地践行这件事。我看到你还关注了很多人(13000 多人),我朋友圈 5000 人上限已经够多了,而你有 13000 多人,天天要看他们发的东西。你关注一个人的逻辑是什么?

    方三文:我关注一个人的逻辑是没有逻辑。我刚创办这个社区时,大家知道一个互联网产品冷启动有多难吗?可能最早的时候,只有你自己一个用户,后来莫名其妙有了两个用户、三个用户,这个时候每一个用户进来,你都觉得他简直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你特别害怕他们寂寞。所以,每一个新注册进来的用户,你赶快关注他,他随便发一个帖,你都想办法回应,至少搞一个「呵呵」。

    张鹏:你好实诚啊。

    方三文:一万多个用户,最主要的是在网站的初创阶段为了完成产品的冷启动而关注的。

    张鹏:我觉得你确实实诚,简介里主业写的是陪聊,副业才是投资,合着这 13000 多用户是你从开业以来一个一个关注?

    方三文:对,但是事情在变化,到现在每天新增加的用户都不止这个数,这个时候我就关注不过来了。

    张鹏:就陪不过来了,你一般比较喜欢和什么样的用户交流,不是说为了表示感谢的那种交流。

    方三文:雪球上有一个功能,你看到别人的帖子时可以打赏他,我每天在雪球上一方面在赚钱,因为我发的帖子别人会打赏我,然后别人会向我提问,我回答他的问题,我会获得一笔收入。得来的钱我全部花在打赏别人的帖子上面,我会打赏什么帖子说明我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交流。

    我自己没有总结过我会打赏什么帖子,但是有一个用户总结过了,他观察了我的打赏行为,他的结论基本上是说,我对简单表达观点的帖子是没有兴趣的。我会打赏的通常是提供了事实,以及有逻辑支撑的观点。最奇怪的是,我经常打赏跟我唱反调的帖子。

    张鹏:你可以写一个「方三文打赏指南」,然后给雪球的用户发出去。

    方三文:每个人在网络社区里面活动的动机都不同,可能很多人最主要的目的是寻找认同,尤其是在一个投资股票的社区里面,我买了这个股票,我就觉得股票很好,谁要是感觉这个股票不好,我就骂他、黑他,甚至下回到朝阳公园去打他。我的搞法就不太一样,我经常会打赏说我说错了的帖子。

    张鹏:而且说得还得让你觉得有道理?

    方三文:对,大概是这样。

    张鹏:有意思,所以其实这里面一般能证明你错的,或者是对你有启发的,是专业的投资研究员还是什么人都有,会有什么特质吗?

    方三文:这个是非常有趣的,在我们传统投资的世界里面,是有很多天生有话语权的,比如经济学家、上市公司的 CEO、CFO、证券分析师、基金经理,这些人我们都会认为他天生是有话语权的,他说得肯定是比别人对、厉害、高明。

    但是,我们创建雪球之后,我们也吸引了很多这类的用户,其中很多用户非常的活跃。最重要的是但是。

    张鹏:对,一般关键是 But。

    方三文:但是,最后能在言论、信息和观点上给我带来最大启发的用户,很有可能不是那些人,而是一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你搞不清楚。

    张鹏:你不知道他怎么就灵光乍现了。

    方三文:对,但是你一看他,你就觉得他说得很对,或者说得很有道理,这大概就是一个秩序的重组。

    张鹏:其实你构架了一个系统,反而在里面生成很多很奇迹的事情,按道理这些事情好像不会发生,但是还有挺多奇迹的。

    方三文:我觉得不光是雪球这样一个社区里面会发生这样的事,基本上整个互联网世界,甚至是整个商业世界都是一个重组的世界。你想如果不是发生了重组,新的技术和产品,就不会取代老的技术和产品。

    如果不是发布了重组,新的内容就不会取代老的内容,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发生重组。我们举一些例子来说,比如说滴滴,不管我们怎么评价滴滴,但是我们不可否认滴滴和 Uber,他们社会化的组织运力的方式,对我们乘坐车辆体验是有非常大的提升。再比如在推特和微博上,发布各种信息的人,大部分并不是传统的新闻记者。

    张鹏:媒体人。

    方三文:对,但是你得承认这些人给你知识服务方面的体验是带来了极大的提升,这样又重组了。我们再来看,抖音上的小姐姐,大部分并不是原来就有名气的明星,但是她也给我们的娱乐生活带来了全新的体验,这也是重组。所以,重组在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在投资领域同样也会发生。

    张鹏:这其实有一些规律在,你会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源于更有效率的重组、配置,技术、组织方式就解放了这件事,你把更多的东西释放出来,就成了能量、资源、价值。我觉得这个挺好玩,这个体现了一个社区的价值。

    方三文:是的。

    张鹏:说到你创建的雪球组织(商业组织),大概 4 年前我们曾经在电视上做过一次公开对话。那时你们可能刚刚完成一轮融资,我查了一下最近刚刚又完成了一轮,所以说你用了四年时间才又往前融了一轮。

    方三文:对。

    张鹏:有人会有一个定义,在互联网这个圈子里,四年才融一轮,这可能算是慢公司,你觉得怎么理解这个「慢」呢?

    方三文:首先,不说快慢,我们先说融资这个事情。我觉得创办一家公司,厉害的并不是你融了很多资,最厉害的你不融资还把事干了,其次是少融资。

    张鹏:最差是多融资。

    方三文:对,这个事情得搞明白,所以你不能以这个角度来看。

    张鹏:你上来先定义规则、定义认知。

    方三文:对。

    张鹏:所以不能算慢,说明你更成功。

    方三文:对,其实我觉得关于快和慢,在办公或者任何事方面,大家的诉求都是快,我也一样,我也想在一年内公司的市值迅速超过马云,这肯定是我的想法,但是大部分这样的愿望都无法实现,所以快和慢是一种结果,如果你慢的话,要么说明产品服务、形态本身不具备爆发式增长的特征,另外说明你个人、公司的组织能力不行,所以才会慢,只能这样解释。

    张鹏:所以还是要合理理解这个事的本质是什么,以及自己的能力。

    方三文:对,所有最后的结论是每个产品和每个公司有自己的发展逻辑、发展节奏,只能按自己的发展逻辑和节奏来做。

    不管我们的动机如何,我们最后都是以公司长期的生存和发展为标准,公司长期给用户创造的价值是提升了的,给股东创造的价值也是提升了的,那么说明你这个公司至少没有面临最糟糕的境地。也有很多公司在自己的商业模式、组织形态……

    张鹏:我先打断你一下,你正好说到商业模式,我们今年创新大会和知乎有一个合作,知乎这样的一个社区里面也是一帮爱提问的人,问了你一个问题:互联网公司发展的快慢是不是由业务模式决定?你对这个事怎么看?

    方三文:我觉得肯定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两点。

    张鹏:不光是业务模式。

    方三文:对,我觉得业务模式是最重要的。举一个例子,大家听说过发展特别快的公司,到处去买流量、打广告、烧钱,听起来好像比较容易,但是你听说过一个社区通过打广告、买流量成长吗?它本身不具备这个特征。

    张鹏:因为它不是资源垄断型的,你买这些东西进来,并不能转成资产。

    方三文:是的。

    张鹏:有道理,所以要思考业务的模式和组织能力,如果你想快,但是组织不行,也行不通。总之还是要理解自己是谁,先想清楚自己是谁,再定义相对的快和慢,我觉得这个比较客观。

    方三文:对。

    张鹏:你看到处渗透着投资人的智慧,看事都是这样的。我们正好说到和公司、组织相关的内容,今年雪球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最主要的是你从 CEO 的身份上退下来了,李楠成为了公司的 CEO,这个还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我其实挺想聊聊这个事,你为什么会推动这样的变化呢?

    方三文:我们公司的变化不光是这个,除了我自己不做 CEO 之外,我们的管理团队进行了一个非常大的重组,在这大半年时间里面,我们重组了 CEO、CTO,引进了各条线上好几名高管,整个团队都进行了一个重组和迭代。

    张鹏:为什么?

    方三文:首先,我们如何理解公司,我觉得公司存在的价值一定是 1+1>2,也就是说员工加起来的能力是远远高于老板的能力,公司、组织才有存在的理由,不能说老板自己一个人干得了。

    张鹏:对,你雇那么多人干嘛。

    方三文:所以在这个时候,你一定得讲清楚。1、你要找到比你更能干的人,这个前提你就要认识到自己其实不是那么能干的。

    张鹏:对,要不然你永远找不着。

    方三文:对。2、来了人以后(首先找到合适的人),你得充分地信任和授权他,否则再好的人也没有用。所以,这种思维方式下,我们完成了重新的架构。

    张鹏:所以某种情况下可以理解为,你的目标是希望推动组织的整体大于局部之合,不是简单的把人加起来,整体可能乘以 2。所以要实现这个事儿就是要有更多、更好的人,更优秀的人,然后在更关键的岗位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

    所以,本质上就是要知道这一点,先认知到自己的不足,更优秀的人补上来。这个事儿对企业家是不容易的,因为当年平地起楼,都是靠自己,所以要合理的认知这件事儿。

    而且,包括你说要信任、授权肯定得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你是怎么做得呢?

    方三文:是相对的。做企业难度没有那么大。但是比如秦王赢政、朱元璋,如果他觉得哪一天能力不够,是不是要给另外一个人来干,我估计他这个是有风险的。

    张鹏:对。

    方三文:对于企业来说,这个风险就已经小多了,因为企业里面还有股权,股东的结构和公司日常管理的治理结构,不完全是同步的。

    如果你通过授权员工干这个事儿,他们干得比你好,你有什么损失呢?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损失。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明白,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企业股权成分的治理结构是有问题,比如说。

    张鹏:一股独大。

    方三文:不是,可能本来所谓的老板他并不是…

    张鹏:他其实没有对这个事儿有真正的控制权。

    方三文:这样子他很难去授权给别人,或者让别人来替代自己。第二,这个人的智慧有限,想不明白这一点。

    张鹏:想不明白该授权。

    方三文:比如说他觉得公司的一个重要会议,自己竟然没有在主席台上发表重要讲话,他觉得受不了,那这没办法。

    张鹏:理解,所以我觉得关键是认知。当然一个人授权信任要经过一个过程,一步步达成,但是如果第一步没有想到,永远不会有这个过程。

    你现在让大家去做日常的经营管理,但你也还很年轻,你天天都干嘛呢?

    方三文:我在公司里面并没有闲着,还是要做几个层面的事情的。

    第一,要做董事会层面的事情,你还是得决定谁当 CEO,公司总体上的目标和方向。

    第二,企业的文化和你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企业文化是各个方面渗透的。甚至在公司走廊,同事跟你打招呼,你如何反应,这都是企业文化的组成部分。

    张鹏:一般人家和你打招呼你怎么回应?

    方三文:我说「你好」。

    张鹏:面带笑容,说「你好」,一般的老板会点个头。

    方三文:还有一个非常不可忽视的事情,就是我是雪球社区非常深度的用户。

    我不知道之前谁发了一个帖子,我可能是世界上互联网产品创始人里面最深度使用这个产品的,我天天泡在这里面,我泡在这里面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呢?有的人说我是为了活跃社区,但是我并不是这样认为,其实社区活跃不活跃,跟我不是那么重要。

    我在社区活跃能解决两个问题:

    问题一:解决了我寂寞的问题,这个是很有价值的。

    问题二:对社区里的气氛、调性有一定的影响。

    比如说有那么多意料之外的内容贡献者,为什么这些人会来这里呢?很大程度上是受了这种气氛的吸引才来到这里。

    所以,我觉得我使用这个社区的产品始终是有价值的。

    张鹏:其实你打赏,对方并不是真的在乎你的钱,而是你的动作代表了一个价值的设定。

    方三文:没错,所谓打赏的方式,我认为基本上很少有用户真的为了这点钱而来。说实话我知道里面的很多用户非常有钱,但是有时候打赏给他 6 块钱他也很开心。所以,这个东西本质上是一种精神交流(以金钱为形式)。

    张鹏:你这么说我更理解今天来到现场的极客公园的朋友们,都是在和我精神交流。我谢谢大家,你给了我一个新的理解,不在于这些钱,我觉得是对于我们的认同,很受启发。

    你刚才说的一点让我印象很深,就是说 CEO 其实和创始人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交点。你即便不做 CEO,其实你在公司里还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所以,我们以前大部分创业公司,CEO、创始人都是一个人。咱们今天把这个事儿掰开来看,我们到底怎么定义创始人、CEO 这两个概念,你肯定有思考。

    方三文:我觉得创始人和 CEO 始终是一个人当然是很好的(个人认为)。事实上很多公司,在创始人跟 CEO 分离以后,有点走下坡路了。

    但是,我们同时也要看到另外的问题,很多公司发展得不好,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实现这两个角色的分离,因为每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同的。

    比如说有的人,他特别的能看到长远的机会、大的方向,他能够开创一个东西,也许他是一个好的创始人。但是公司的管理是极其具体、琐碎,有创始人能力的人,是不是一定有持续管理一家公司的能力?这个也未必。

    如果,他没有这个能力,却一直就要做这个事情,也许是他阻碍了公司的发展。我也认识很多这种企业家朋友,我感觉大部分创始人、CEO,尤其是创始人非常的忙,电话就响个不停。一天要发布非常多具体的指示。

    我举个例子,我有一天跟一个老板在一起聊天,他不在自己的公司,距离很远。这时候他要处理事情,需要返回,他的秘书在请示他,选择何种交通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坐飞机,可选航班有 ABCDEFG,选择了 G,秘书去落实,然后秘书反馈说 G 航班订不到了,候选也订不到了。换成高铁,高铁的可选方案有 ABCDEFG,然后高铁也订不到了,最后只能坐普通的火车。这件事情花了半个小时,这一定不太对。但是很多公司日常的事务不都是这样的吗,我觉得方法肯定是有问题的。

    张鹏:今天这一段谈话,可能对很多助理的影响很大,要立即调整你们的工作规范,要不然老方把老板们的心态都影响了,影响他们的成长。

    我觉得其实本质上在于创始人、公司核心的人要定义自己,因为能力不一样,就像你刚才说创始人就是开创的人,包括你刚才讲的文化价值体系的建立,感觉这个更像政委的事,能这么说吗?你现在是不是一个政委?

    方三文:可能有一点像。

    张鹏:然后 CEO 就是你的连长,他管战术动作,你管党指挥枪,我觉得这个逻辑我们梳理顺了,所以大家可以从这个维度做一些思考。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如果能够合理的定义一个创始人、CEO 的身份,背后还是有一套体系的,在于对事的认知、分工、组织里的意义。

    你刚才说你现在花了大量时间在社区里,我其实特别感兴趣一件事,刚刚我开场说你有一个外号叫「方丈」,方丈这个说法来自于你经常在里面提倡积极的无为,一套很佛系的样子。我想知道怎么做判断、怎么去理解一个好的投资决策诞生机制,所谓的积极无为又说明了什么?从投资的角度说一下。

    方三文:我是这样理解的,做的投资决策要尽可能少,首先逻辑的基础是每一个人认知能力、投资能力非常有限,所以你只能通过尽量少做投资决策,才能少犯错误。

    张鹏:是的,因为这样会经常犯错。

    方三文:所以少决策是少犯错误的主要前提,那么什么叫做决策呢?我们可以从时间维度、买卖的角度看一下,你做的交易决策要尽可能的少,然后从资产标的的角度来讲,你交易的标的、资产、品类尽可能的少,这就是无为。

    但是,同时你不能光无为,你还得有为,有为就是你对你要交易的资产了解越深越好,这个方面你要有为。

    张鹏:思考要积极。

    方三文:对,思考要积极,行动要保守。

    张鹏:对应关系。

    方三文:吸收的信息要多,做出的决策要少。

    张鹏:有一点意思,我们对这个世界、自己怎么理解想清楚了,世界很复杂,我们能力很有限,注定要出错,所以要多思考、少动作,这个事降低了失败率,就这么简单。

    方三文:对。

    张鹏:原来投资这么简单,我觉得我以后要在雪球上混一混,赚一点别人的打赏,增加一点成就感。

    你这个思想确实是对组织的一种了解,前段时间雪球上有一个文章流传特别广,叫《全面反思腾讯战略》,今天腾讯也比较冤枉,被大家各种反思。

    我记得你当时还跳出来了,你还写了一个文章,说千万不要没事反思战略,应该在战略上保守,战术上要激进。

    我当时看完了句话,我觉得似曾相似,但是又觉得哪不对,我就仔细查了查,我发现雷总说过类似的东西,和你完全是反的。雷总是这么说的: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

    你这个观点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雷总说的很权威。你怎么理解你们两个的不一样?

    方三文:我没有和雷总交流过这个问题。

    张鹏:那我应该打电话问问。

    方三文:所谓战略上的勤奋指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战略上始终保持着思考,这是勤奋,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小米公司一个月推出一个战略的话,你觉得会怎么样?

    张鹏:我估计就乱套了。

    方三文:对。

    张鹏:事实上人家也不是一个月推出一个战略。

    方三文:对,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战略上的保守,或者说勤奋和保守不一定有什么矛盾。

    张鹏:一个是思维一个是行动。

    方三文:保持思考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公司的战略经常调整来,调整去,公司能办好?我对此质疑。

    第二,当你的战略定了以后,这个时候就比拼不同公司的执行力,这个时候你是不能保守的。

    张鹏:文字有时候就这样,表面看你们两人说的不一样。如果往深了想,只是往下的定义会有差别,但是实际上说的是一个事儿。

    我觉得雷总可能是说的,我天天忙到 12 点,结果战略上啥都不想,不思考、光行动不行,你也别思考完了马上就行动,这个好像也有问题。

    所以,你看其实我觉得要把一些文字概念的东西想深层,要对简单的事儿做复杂思考,这个事儿才会精准。

    方三文:先把定义搞清楚,希腊哲学最主要核心就是说要把定义搞清楚。

    张鹏:这个我觉得你听起来是一个特简单的事儿,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做。反而是一个问题,所以回到原点、常识去思考。我有一个比较八卦的东西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你的网名叫「不明真相的群众」。

    方三文:其实刚才我们的对话大体上已经阐述了这一点,世界是非常复杂的、变动的,我们每一个个体的认知能力,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们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

    张鹏:我们得这么认知自己。

    方三文:对,在互联网上又有一个事情,我们可以把这个东西延展下去,比如说我们两个人,我们姑且认为你的认知能力比我强。

    张鹏:先这么认为。

    方三文:到底比我强多少?1 倍、5 倍、10 倍,按传统的秩序,我们就会认为,如果一个人强他至少强 10 倍,就是强很多。

    张鹏:说什么都对。

    方三文:对,这个是强很多,但是到底有没有差别那么大,是值得怀疑的。

    张鹏:因为有的东西强,有的地方可能还不如你。

    方三文:对,第二个就是领域,你在这个事情上比我强,你是不是任何事情上都比我强呢?这也是值得怀疑的,我的结论就是每一个个体之间,认知的绝对差,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小,另外在不同的事情上,大家的认知能力又是不同的。比如说你的认知能力就是比我强,但是我告诉你,我今天早餐吃的是什么,我的认知能力就比你强多了,你绝对不知道。

    张鹏:对。

    方三文:过去的认知秩序是把人的认知差距夸张了,但是另外把不同的人在不同的事情上的认知优势给抹杀了,不明真相的群众就被抹杀了。

    张鹏:就变得真的没意义了。

    方三文:但是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好处,可以把每一个人在具体的时间点、信息点上的认知优势发挥出来,把它组织起来。这样子每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都有价值,我们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股票。

    A 股上有 3000 多支股票,港股上也有 3000 支股票,美股上有 7000 多支股票,你说是不是有一个人在每一支股票上认知都优于我们呢?还是可能在每一支股票上,都有特定的人认知能力是比别人强。我相信后一点,我觉得可以用互联网工具把这些东西组织起来,让每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的认知价值得到发挥,大概是这样。

    张鹏:我觉得这套逻辑非常有启发,其实某种程度上,通过这个我能感受到,你为什么要构造雪球这样的平台?

    你看我们两个原来都是媒体人出生,当年都是掌握了话语权,我们说大家听。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改变了,你说大家未必听。

    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会觉得是这个话语权很难受,但是我觉得你最后倾向于塑造更多话语权给更多人,然后降低所谓认知差的颗粒度,这样的价值就能显现,我觉得很有意思。

    从你的思考上来讲,雪球让你最兴奋、最想继续推动的是什么东西?

    方三文:我觉得最让人兴奋和激动的是把这种认知差变成投资行为。

    张鹏:就是不能光是最后我们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方三文:对,最后变成你可以组织这些资源,充分利用,最后变成什么样的投资行为呢?比如说很多人利用这个东西完成了自己对投资标的的认知,最后进行了投资,挣了钱。

    甚至很多人利用这种认知,以及社区里的人格构建,做成了什么东西呢?举一个例子,有一个人在雪球里面表现出一定的认知优势,同时又通过和别人的交流,吸取社区里面广泛的认知资源,继续强化自己的认知优势。这个人认知优势又能够传递给别人,别人会认为这个人有认知优势。

    这个时候,如果这个人最后是一个资产管理者、基金经理,认可他认知优势的人可能就会成为他的基金投资人,这个事情就会拼到一起。

    张鹏:就是这件事在商业的体系里会产生价值。

    方三文:对。

    张鹏:首先是完成一个认知优势的凸显,最终让它落实下去,完成价值的循环,这件事是你觉得要推动的吗?

    方三文:对,这个事情应该是非常让人期待的。

    张鹏:我相信这会为投资领域原来的资产资源组织方式、配置决策方式对应的人带来一系列改变。

    方三文:是的。

    张鹏:归根到底最后还是会带来很多改变,这才是让人比较兴奋的事?

    方三文:是的。

    张鹏:今天特别感谢方三文,我特别认同你说的观点,我们今年的大会开场视频有一句话:思考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其实你刚才说的就是怎么让所谓的认知差凸显出来,你会凸显每个人思考的价值。

    原来这个人的认知比我高这么多,我就不思考了,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但是当我们知道其实并不一定如此的时候,思考就变成了一个必须的事情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非常认同你的观点,我们也希望这个大会(包括你的到来),都是在促进独立思考,促进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有更好的认知,并且最终把它转化成价值。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方三文给我们带来的这种思考,谢谢!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751info.com | 京公网安备1101054291号 | 京ICP证100893号| 网站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