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极客大会2019最新资讯 >> 正文
创新工场汪华:发现中国式经济魔方中潜藏的创新机会
来源:本站时间:2019/1/19 17:36:00

    如何理解中国经济体的特殊性?如何看待移动互联网时代终结?中国经济增速在放缓,资本市场再一次经历寒冬,颠覆市场的创新机会还存在吗?

    围绕这些问题,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在 2019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做了详细解答。他认为中国不是单一的经济体,而是像一块魔方,由人口地域、发展阶段、前端后端、不同分化的行业所分割的多元经济体。每个维度和每个不均衡构成了新的子平台机遇。

    过去几年,发展中国的高速互联网化改造是「惊心动魄」的。可是在汪华看来,这些改造其实仅集中在几个领域,大量消费垂直品类及领域并为被高度互联网化,这也是未来颠覆市场的新机遇所在,「部分垂类将会有井喷期的增长红利」。

    汪华认为,2019 年的中国创投市场,将在 AI 自动化、消费分级、下沉市场和海外市场四个方面迎来机会。他对中国投资市场持乐观态度,「从资本本身的角度来说,虽然市场会有周期,但是我相信整个经济的周期还是会依附于中国长期实质性的经济增长。」

    以下是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在 2019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的演讲内容:

    谢谢大家!2018 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很多看上去不那么顺利的事情,比如说全球经济的增长放缓、资本寒冬、中美贸易摩擦,所以 2018 年我接触的很多创业者、投资人都有焦虑,焦虑中国整体的经济环境和增长,甚至担心中国会不会步入到日本失落的 20 年,也有人焦虑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还有新的机会、新的增长。

    我跟大家说个比较光明的结论,因为中国是非常独特的经济体,中国首先是一个统一的拥有 14 亿人口的经济体,但是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中国又不像是欧美、日本那样的经济体,中国是一个由人口、地域、发展阶段、前端、后端、行业分化构成的多元化魔方经济体。

    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城市面貌和消费可以和发达国家媲美,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中国很多内陆省份刚刚进入发展中国家的阶段,很多情况和越南那样的发展中国家一样,有很大的潜力,还处于发展早期。

    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类似于阿里、腾讯、华为、大疆这样的高科技领军行业。然而,在大量的领域里,依然有大量的人力驱动和低端制造业,构成了中国经济的底色。

    所以,中国的经济其实是由多个不同层级、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体构成,但又是一个统一市场。这个独特性造成了中国跟日本、欧洲、美国都完全不同。日本当年没有中国这么大的体量和发展的腹地。欧洲虽然有足够大的体量,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语言、文化、市场的经济体。

    美国虽然高度发展,但整个国家也相对均质化,在各个地区,发展的阶段是趋同的。而中国不同的现代经济体其实造成了多层次的机会,当前一线城市人口和经济体、行业发展到了瓶颈的时候,实际上依然有二线和三线的城市可以继续提供发展机会。

    而二线和三线城市其他的不均衡,本身又给一线经济体造成更大的发展动力,让他们突破天花板。         

    维度一,中国的人口红利。其实,中国是由多个层次人口地域、发展阶段构成的,中国有大概两亿左右人口的核心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由 2 亿左右受过大学教育和高教育人口组成的第一波人口,由二三线线城市,我们所说的小城青年构成的 3-4 亿左右的第二波人口。

    到了第三波,剩下 5 亿是最后的互联网城镇人口到广阔农村的人口。过去这么多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个波次的公司,实际上是沿着人口的波次下推所扩散的。比如说,最早的第一波人口,无论是知乎、小米、头条他们的第一波增长,来自于两亿的一线城市人口,第一波的核心互联网网民,然后成长起来的。

    第二波为什么是 OPPO 和 vivo?因为很简单,他们抓住了中国下沉的小镇青年,然后二三线城市继续的下沉增长,包括之后的映客、快手这样公司,实际上是抓住了互联网城市从一线人口和一线城市,往二三线人口城市扩散的红利。

    拼多多是最近两三年崛起的,因为拼多多是抓住了微信下沉到最后 5 亿的互联网人口——乡镇的互联网人口和中老年的互联网人口。他们的增长和第一次使用移动支付,是在 2015 年左右完成的,而他们蕴含的机会就促成了拼多多的增长。

    所以,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看不到这些机会的时候,我们可以往下看,在下沉的城市和环境中,依然有大量的机会。比如说在我们一线的城市里面,年轻的用户里面,熟悉了电商购物,甚至已经到 O2O 外卖这个阶段的时候,下几线的用户和中老年的用户,才刚刚完成了第一次的在线支付的过程。

    当一线的城市,我们都已经做到了细分品牌、去品牌化、品牌小众化的时候,二线的人口和市场刚刚完成品牌化的过程,而三线的人口和市场刚刚完成消费扩张的过程,在一线城市讨论新零售和体验式零售、线下零售业态的时候,二三线市场刚刚开始连锁化。

    所以,其实我们过去一年在讨论消费是在升级还是降级,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这不是消费升级和降级的过程。这实际上是不同的消费阶层和发展阶段的人口和市场,各自的发展阶段。

    另外一个中国的发展阶段很有意思。中国本身是一个后发国家。后发国家的意思是,我们没有遵从发达国家「1-2-3」步正常的资本和生产能力的发展路径,像欧美包括日本这样的成熟国家,其实是按照阶段来的,最早先完成了工业化、生产效率的快速扩张。

    然后,比如说在零售行业,在那个阶段就是无数的夫妻店,快速成立无数小的零售业态,通过资本整合、企业化、规模化继续提升社会效率和生产效率。放到零售就是 1960 年代后大规模像沃尔玛、宜家这样的连锁超市,不断地在成立,不断地整合市场。

    当集约化的效率发展到了极致之后,再下一步是通过科技来进一步的提升效率,放零售就是在 2000 年后,亚马逊通过提高电商技术进一步提升效率。但中国实际上是不一样的。

    中国的发展实际上是第一阶段跟第三阶段同时存在,在 2000 年初,中国在大规模的工业化和消费生产扩展的时候,互联网刚开始落地并高速发展。

    因此,中国所有的资本化、整合化,反而还晚于中国互联网发生。我们会看到,整个中国的发展,反而是像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在进行着传统资本整合。在发达国家,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巨头,像沃尔玛、宜家跟第三阶段亚马逊这样的巨头,是明显分立存在的,而在中国,反过来是先有了第三阶段的巨头,然后再反过来整合第二阶段的巨头。

    对于创业公司来讲,其实所有的机会都可以碰,在欧美做创业、技术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的领域,其实传统领域的第二阶段巨头足够的强,只能做一些修修补补的机会。而在中国,几乎所有的领域,对无论是技术创业公司,还是互联网创业公司全部都是开放的。

    第三个阶段是中国的前端后端的不均衡,中国在过去几年,C 端、前端其实是全世界领先级别的发展,无论是说电商、O2O、移动支付、最后一公里物流、即时物流,其实这些都是远超全球的。我们在移动支付上领先美国好几年,我们在电商上也是全球领先。

    在所有前端的领先,跟它非常突兀的对比是落后的中后端,我们发达的前端的支付、交易,后面支撑它的是几千万个体的货车司机、几百万的中小流通企业,再后端是大量的中型规模、小型规模的人力工厂。

    我们在前端领先欧美几年甚至更多,但我们在后端,无论是从效率还是集约化,落后于欧美十几年,甚至在很多领域,我们的结构化程度只相当于欧美上世纪 70 年代到 80 年代的水准。所以,中国后端的这些不均衡意味着有巨大的潜力、效率的提升空间。

    创新工场前几年投了大量的人工智能,我们之所以投人工智能,不仅仅是因为人工智能的黑科技,而是因为人工智能本质上是一个效率提升的工具,中国经过了移动互联网前端界面的提升之后,下一步最重要的事情是后端效率的提升和整合,核心工具之一就是人工智能,用科技提升效率,由资本整合场景。 

    第四个维度:中国的行业分化不均衡,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创业、投资做的轰轰烈烈,其实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

    1、媒体娱乐。

    2、零售。

    最近通过 O2O 实现了一部分的服务,但是中国依然有大量的大宗消费、大宗支出没有被充分的信息化、互联网化、技术提升,比如说教育、医疗,包括消费支出也是一样,中国刚刚进入到一个比较发达的消费阶段时,你会看到中国虽然整体上消费支出开始趋缓,但是分配到各个门类的增速非常不一样。

    比如说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尤其是北京,在社会零售的商品消费支出里面,今年绝对总额已经开始下降了,教育和医疗的支出是上升的,这是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成熟消费阶段时,消费结构的变迁。

    如果我们在很多传统的领域里找不到机会,大家只要往左、往右看,会看到依然有大量的巨大垂直行业,等待着被改造、整合和提升。比如说过去几年,我们在教育和医疗领域的投资,这些企业的增长速度都非常快。

    虽然过去这一年大家感觉非常焦虑,感觉整个中国的经济形势放缓,但实际上在整个中国依然存在着大量的结构化机会,整个中国的经济放缓性质和日本、欧美是不一样的,日本、欧美是相对均质的的经济体,它们的经济放缓是所有层面、所有经济门类、所有行业整体性的放缓,而中国是表面上的总体性放缓,实际上有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城市阶梯、不同的行业、前端、后端,有大量的结构性增长和优化机会,会有一部分的区块依然获得超常规的发展,有一部分区块会被效率提升所淘汰和下降。 


    所以,中国整体的经济发展区块有大量的不均衡,而每个区块里的不均衡就是创业、做事情的机会,包括前端后端、垂直领域、发展阶段的不均衡。

    从 AI 来说,AI 的本质是效率提升,在不均衡里面通过商业模式创新、AI 的效率提升,寻找和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不均衡的部分,去寻找机会,这就是我们下一个阶段整个创业和投资的主力。

    所以,大家会发现现在没有过去几年创业那么简单了,只要盯移动互联网这一件事就可以了,现在感觉好像机会更分散,没有一个主旋律,但是实际上,这个代表的是更多的机会,无论是下沉市场的消费分级,还是后端、供应链端的效能提升,还是用资本去整合场景、用 AI 去提升效率,还是说海外新的市场。

    海外市场我指的不是欧美市场,而是东南亚、非洲、南美、俄罗斯、东欧这些和中国发展阶段类似,但落后于中国商业模式的市场,等同于中国的三线市场,这些市场和中国三线市场非常类似。当我们没有一个主旋律时,如果放开眼,上下左右观望的话,你会发现有大量的机会存在。

    过去一年大家遇到很多困难,如果我们往前看,所有的巨大机会都孕育在这些困难中。我们非常幸运,因为我们都生在中国,中国依然有这么多不均衡和效率改善的空间,所有刚刚说的这些空间都可以产生十亿、百亿美金级别的新公司、新的行业机会。在寒冬里面做这些事的公司,3-5 年之后会批量的涌现,变成新一代伟大的公司。

    谢谢大家!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