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极客大会2019最新资讯 >> 正文
黄峥的「真实世界」,和「历史进程」中的拼多多
来源:本站时间:2019/1/18 16:54:00评论:

(本文内容来自拼多多创始人、CEO 黄峥和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此前的访谈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感受到的「真实世界」是复杂、具有「多面性」的。

    创业之前,黄峥任职于谷歌。后来创办拼多多后,公司总部设在了上海。在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尽是只争朝夕的年轻人和四处流动的消费欲望。

    不过,对黄峥来说,那只是个「小世界」。他说自己离另一个广大的世界「更近」。黄峥从小的生活环境,「谈不上贫穷,也肯定谈不上富裕,还是比较拮据的」。他还记得,小时候的自己经常要穿妈妈的同事,或者是亲戚家的小孩的衣服。这种生活态度甚至于财富无关,直到现在,黄峥和家人依然保持着以「实惠」为导向的消费习惯。

    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当下中国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大部分「普通家庭」的消费真相。

    所以,当成立三年就上市、用户数超过 3.85 亿的拼多多以「中国发展最快,也最具争议性」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被贴上「消费降级」、「五环外」的标签时,黄峥感到「有一点委屈」,他认为拼多多切中的是一个「普世需求」:「在物质消费上,没有人会主动消费降级的,大家都是,家里没有抽水马桶,肯定希望换上抽水马桶。」

    但另一方面,黄峥也承认,外界的监督将促进拼多多「去自我革新、自我反思,如果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肯定是有地方能够做得更好。」在第三季度财报的电话会上,黄峥就曾经透露,仅 2018 年 9 月份,拼多多就关停了 5500 家涉嫌违规店铺,下架 770 万件违规商品,前置拦截 300 万条涉嫌侵权及违规链接。

    从拼多多公布的财报来看,拼多多还在保持着高速增长。但黄峥认为,公司和团队有能力应对这种快速成长,创办拼多多之前,黄峥和合伙人已经共同经历过三次创业、共事将近 10 年。「我们清楚的知道,创业这件事有小学、中学、大学这个过程。」而拼多多,「看起来很快」,但在充分的准备后,它只是一个带有稍许偶然性的必然成果。

    进入「大学」状态的拼多多,正在切入的是一个更大的「进程」:中国快速增长的内需和过剩的制造业产能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空隙,如何帮助消费者建立对制造业的「信任」,这个「结」还没有完全解开。

    黄峥觉得,拼多多是「时代的产物」:「形势比人强,大的环境下,我们正好在这个地方,那我们就尽到自己的本分,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很清楚,就是再怎么样,我们在整个时代的长河中,都是非常非常非常渺小的。」

    以下是拼多多创始人、CEO 黄峥和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的访谈实录:

黄峥的「真实世界」

    张鹏:Colin 你好,欢迎来到极客公园,很荣幸今天有机会跟你一起深入聊一聊。其实我认识你,肯定比你认识我早,因为我认识你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看的是你公众号 ,但是你的号有一年多没更新了,其实我挺感兴趣,在这一年里面,什么事情是你花时间最多的,就是忙在哪个东西上。

    黄峥:一方面确实公司的上市前后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因为这是我以前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那另外一方面的话,因为随着公司被关注的程度越来越高,那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我得去学习,这里还是有很大的 gap 的,就是有很多事情确实是我没有经历过,也没有经验的,那要补功课,除此之外的话,就是随着规模的扩大,平台的治理,供应链的改造这些方面,也是有很多新的开拓性的事情。

    张鹏:没时间写这个公众号,其实是因为有很多时间要用来学习,我挺感兴趣你这段时间学习什么样的东西,你觉得比较有收获。

    黄峥:一个还是在看我们拼多多这个平台上商户业态的迭代,另外一方面确实也花了不少时间去看了很多的产地,生产厂家,不同地区的消费者,这个感受还是挺强烈的,就是你每天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地方,和你真正脱离开这个超一线城市,这些地方其实有巨大的差异。

    张鹏:给你印象最深的差异,如果我们描述一下会是什么?

    黄峥:比方说,我现在在上海比较多,在上海其实每个人还是很忙碌的,就是好像很焦虑,每天有很多很多事情干,总感觉是要赶着去只争朝夕,但是你跑到其他的一些地方,比方说,具体城市名不讲了,一个可能四五线城市的话,其实它是比较空的,同时这些年来,这些地区,比以前确实是富裕了很多的,房价也没有超一线城市那么贵,他生活的幸福指数在过去几年里面,其实改善还是挺大的,所以这个地方是有潜在的巨大空间的,不光是物质消费的需求,还有精神消费的需求 ,另外一个的话就是,我小时候我妈是在丝绸厂,杭州的,杭州还算是不错的城市,那你现在跑到一个比杭州,更加低一线的城市的工厂(去看),其实它的技术设备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三十年里面的积累和成长速度,那是惊人的,可能很难想象就是说,今天这些工厂,这些地方,已经变成了全世界的生产制造基地了,而今天所有的地方上网,大部分人其实都是用手机上网,都是 4G 网络,这个 4G 网络,城乡差其实就没有那么大了, 但是另外一方面,在这个供给上面来讲,其实这个差异是大的,比方说在北京和上海,大家过的生活,和在四五线城市(相比),哪怕是商品丰富度上面来讲, 差距都非常非常大,所以一方面是信息的基础设施被拉平了,另外一方面其实物流也被拉平了,过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使得绝大部分的中国老百姓,其实还是比以前富裕得非常非常多,它的需求在充分地增长, 有很大的内需,所以一头需求在那儿,一头供给也在那儿,但在中间的这个,怎么样把它对接起来,怎么样让这些工厂也能有自己的品牌,这一点上,其实这个结还是没有完全解开的。

    很多时候你去看的话,东西都是中国人生产的,工厂也是那个工厂,但是主要的钱不是他赚的,赚钱的那个品牌商,以前很多都还是外资的品牌,获得的信任度也更高,其实他什么也不生产,那这个从价值曲线的角度来讲,其实我觉得分配是,从我个人的价值观来讲,我觉得分配是有点不对的,但是现在相当于是通过移动互联网,工厂和人可以直接见面了,就像我跟你可以面对面聊,聊过之后,我们感觉就距离近了一点,信任度就增加了一点,又通过朋友介绍或者旁边的人背书,信任度又增加了一点,所以它建立起这样的信任机制的方式更灵活,效率可能更高了,所以它有可能会用这种新的方式,促进生成出不一样的新时代的品牌出来。

    张鹏:我跟你聊,我觉得能特别明显感觉到,你是一个做科技出身的,程序员出身的人,就是你会回到一些基础的效率层的事情,它其实不是一个很感性,而是一个比较理性地做这个思考,我其实挺感兴趣你的这个成长历程。

    黄峥:就是小时候其实还是一个比较,谈不上贫穷,但肯定谈不上富裕,还是比较拮据的,比方说我小时候印象比较深的,到现在都有记忆的,就是经常会要穿妈妈的同事,或者是亲戚家的小孩的衣服,而且小时候心里面还觉得是说,我干嘛要穿这个旧的衣服,真的是会有这个想法,很多的消费习惯我觉得跟前期的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跟现在拥有的财富其实是没有太大关联,比方说看我妈到现在为止,她都是舍不得打车的,她觉得她的时间又不值钱,她觉得太浪费了,那我说你这个不安全,她就会找个理由,比方说,她说坐公交车空气好,车大,我妈妈周围的这个小姐妹啊,我爸妈都是这样的家庭,这个我觉得是到现在为止,对我可能一直有很大影响,包括对自己思考做商业的时候,可能都是有影响,因为我脑子里一直记着的,包括看到的,是我爸妈这样的普通的家庭,就是他是怎么思考的或者他是怎么生活的。

    张鹏:那我感觉你离那些人,或者说离这个真实的世界会更近一点,就是你过去的经历实际上有这种感觉,或者说更广大的真实世界吧,城市其实反而是个小世界,大城市是个小世界。

    黄峥:对,就是我更能够理解,或者说我觉得我自己内心,更能够深刻地感受到,这个真实世界的多面性。

拼多多的「水下功夫」

    张鹏:那你创业的时候,你有这个想创业的冲动,你的方向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

    黄峥:其实找好的方向是很难的一件事,最开始创业的一个项目其实就是电商,有点像是个 B to C 的垂直卖手机的网站,但是我们这个团队好的地方,是觉得创业这个东西不是一锤子买卖,它是一个过程,我们始终觉得我们一拨人没有创业经验,商业也是应该需要学习的,既然我们自己以前读书学知识,是读了小学、中学又读大学的,那我们认为创业也应该是这样的,OK 也应该是有一个逐渐进阶的过程,而且事前你必须把前面的东西做好,才能做后面的,所以这两年拼多多看起来很快,但实际上我们这个核心团队都在一起十年了,我们以前读了小学又读了中学,现在才开始上大学。

    张鹏:其实我也想问,就是拼多多是在什么时候,让你感觉这是一件大学的事,这是一件特别有价值的事。

    黄峥:有一点我觉得可能跟大家想象得有点不一样的,就是每件事情我们在做的时候,就知道它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的。

    张鹏:哦,并不是一开始想,这可能是大学。

    黄峥:拼多多一开始去做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它应该是大学了。

    张鹏:你这个里头有这种变化吗,有没有跟你预料的不一样的的东西?

    黄峥:我们自己内心其实没有怎么变过,但是外界对我们的看法是不停在变的,从初期来看,这个「拼」的模式,在历史上,比「拼」更早的也有各种变种的团购、其他的「拼」啊,其实有很多了,我们做了之后又有很多很多人在做,但是有一点,大部分的人可能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理解啊,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营销方式,他觉得这个东西是用来获取流量的方式,但我们确实从一开始就觉得,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并且会带来,相当于是从需求侧的交互方式改变,推进到后端的组织方式改变的一个切入点。

    张鹏:所以对一个东西的理解和定义,我觉得对公司的影响是非常大,拼团这件事到底是个战术还是战略,它会要改变什么。

    黄峥:看起来表面是这个东西,但是很多水下的功夫你是看不见的,是真正这些水下的功夫在支撑这个东西往前走,你光抄一个皮是没有用的,前面这个程序代码不长的,我们写程序很快就能抄出来的,但是有些事情你能不能下决心去做,即使你不被理解也好,或者是说你有可能撞墙也好,你敢不敢去做。

时代的产物

    张鹏:我觉得跟你聊,我还是蛮有收获的,我觉得就是感受到了拼多多,和你对拼多多理解的一些不同视角,我记得刚上市的时候,坦诚来讲,是有一波社会对拼多多的,我觉得贴标签的过程,然后这个过程中好像感觉,也让人听起来挺波澜壮阔的,不知道你现在怎么看这个事儿?

    黄峥:确实也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那心里面你说完全没有委屈吗,那确实是有一点的,确实是有一点的,但客观来讲,这个事情也促进了我们去自我革新、自我反思,如果回过头来看,能不能做得更好,我觉得肯定是有地方能够做得更好,比方说我们显然可以在更早一点的时候,试图更加公开透明,更早地让大家来看,来批评我们,也让我们能够更早地发现问题,来解决这些问题。

    张鹏:所以在之前如果要做得更好,就是更早的沟通,更早地让大家来看到这些事,其实可能反而是件好事。这段时间里感觉变化是很多的,包括刚才你也谈,你其实花了很多时间,越来越往生产这一端深入,但是在消费者这一端,之前其实大家也贴了很多的标签,比如我最早听到拼多多,不管叫消费下沉啊,然后还是一个消费降级,最早听到拼多多,可能听到的是消费降级,然后什么五六七线城市,等等吧,对于消费者(来说),好像拼多多是服务一个这样的人群,从你的角度来去看,我们到底该怎么理解拼多多,从 C 端的用户角度,我们该怎么理解拼多多?

    黄峥:从我们当前的用户基数来讲,其实已经是个不小的用户基数了,那这个占中国整个有(移动支付)钱包的互联网人群,已经是相当大的比例了,大于一半了,而且这个(数)值还在涨,所以它显然不是一个针对一部分,所谓的下沉人群的,一个小众的东西,另外一个你刚才讲消费降级,其实没有人,尤其是在物质消费上,没有人是会主动消费降级的,大家都是,没有抽水马桶,我要有抽水马桶。

    但是为什么大家会有这种声音出来,甚至有些人会这么认为,我觉得是两个原因导致的,第一个是在过去几十年里面,中国确实市场纵深特别大,就是有很大的差异,另外一个呢,同一个人有不同的面,我们讲多实惠、多乐趣,多实惠这件事情,在我看来是所有的人,不管你是有钱的、没钱的,是一个普世性的需求,当然你不同的人也会有不一样的升级的需求。

    还讲我妈的这个例子好了,她肯定算是一个相对有钱的妈妈了,她去买菜、她去买纸巾,她肯定会去看,这个地方是一块钱两块钱的差异,她是在乎的,但同时她也会可能是买了高配的 iPhone,甚至好的电视机,所以在我妈身上,如果你是她儿子,你观察她的行为,你觉得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你抽象出来,说放到一篇文章里面去读,好像这个人是分裂的,但是其实这件事情,我认为是在千千万万的家庭里面,每天都在发生的。

    张鹏:就是所有人都要实惠,便宜买好货,然后不花冤枉钱,这种东西是一种普世性的需求,只是每个人对于这个便宜和这个冤枉钱的定义,可能会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东西上,定义是不一样。如果从这个视角看的话,那我觉得刚才说到的,对于生产这一端带来的改变,其实变得蛮重要,因为你会发现说,如果在这一端越丰富,那这一边人们去满足,更实惠地去买到自己有需求的东西的几率,可能就越高。

    我想外界很多人有时候看拼多多,他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你快速的成长,这个快速成长过程中也有人做过一些解读,我们稍微看一看,他们的一些解读,你觉得哪个说的是你也认为比较关键的,哪个你认为可能说其实这事不存在,或者说我理解是不对的。

    黄峥:我觉得可能这些都没有,都不是,唯一可能有一点点相关的,就是这个移动互联网,它未必是用户的下沉,而是用户的拉平,就是它让最广大的中国老百姓,拥有了和一线城市一样的信息获取的能力,和进行交易的能力,这个在 PC 年代都是做不到的。

    张鹏:所以这些我觉得可能更多关注的,不应该说是某些你的战术技法,那些东西可能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我觉得一些大势、一些必然性的把握,可能是很重要的,所以在拼多多的发展过程中,如果让你回想有没有一两个比较关键的决策节点,或者说对它走到今天,甚至走到未来,你形成这么一套思维体系里边,有没有一些比较关键的时刻呢?

    黄峥:很难说一个或者两个点,因为拼多多它是一个不停迭代的东西,它前端形式特别简单,简单到以至于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可以很快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最关键的其实还是在于后端的运营,就是什么时候你要迭代后边匹配的算法,什么时候应该去往纵深推进,以多快的速度进行什么样的迭代。

    张鹏:所以就不要什么关键时刻,要一堆平凡但是持续进化的时刻。

    黄峥:我们看到的很多问题都是这样的,不是说今天我做一个宣誓,好像这个问题就瞬间没有了,它还在,你是靠一点一滴反复地,(进行)这个打引号的斗争,才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了。

    张鹏:某种程度上,我的感觉,其实你就是在看中国的整个制造业,在发展、进化、延续的这个大的必然进程里边,是有一些新的机遇。

    黄峥:对,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嘛,就是形势比人强,就是大的环境下,我们正好在这个地方,那我们就尽到自己的本分,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很清楚,就是再怎么样,我们在整个时代的长河中,都是非常非常非常渺小的。

    张鹏: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黄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剩下的真的是看命了。

    张鹏:好,感谢黄峥跟我们有这样的一个交流,期待你在后面,在这上面有更多有意思的故事。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2010-2019 751info.com | 京公网安备1101054291号 | 京ICP证100893号| 网站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