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极客大会2019最新资讯 >> 正文
《连线》杂志创始人:领导者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来源:本站时间:2019/1/18 16:53:00

    2019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于 2019 年 1 月 18 日在 751D·PARK 北京时尚设计广场拉开帷幕!近百名各领域顶尖科技主义者将在极客公园集结,在此分享他们对于科技、商业、企业管理的真知灼见。

  「投资人投入资金,员工们投入时间,而创业者投入的是更加珍贵的东西,不是创业的好点子,也不是完美的商业计划,而是纯粹的决心。」《连线》杂志的创始人路易斯·罗塞托(Louis Rossetto)说道,他站在极客公园 IF19 的舞台上,向台下上千名中国观众讲述着《连线》杂志创办之初的故事。

    《连线》开始于罗塞托对于互联网和技术的执念,它曾是一个屡屡碰壁不被投资人看好的创业项目,但却在席卷全数字革命中,一手推动了互联网的普及,并在之后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文化象征。

    二十年前,在经历了两次 IPO 失败之后,创业者罗塞托离开了这份他一手创办的杂志。在那个创业大潮风起云涌的时代,罗塞托深深参与其中,也用真实的商业案例证明了那个传奇时代的残酷一面。

    如果你听说过他和《连线》的故事,你会对今天台上的讲者感到陌生。故事里罗塞托桀骜又偏执,他认定互联网会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舞台上,老爷子淡定儒雅,娓娓道来。观众很难在他身上找到传奇故事里的影子。

    但这才是互联网革命真实的样子。一场开始于二十多年前的创业浪潮,它的 A 面是《连线》杂志封面上凤毛麟角的成功者,B 面则是千万投身其中的失败者。时至今日,互联网的创业者依然前赴后继。

    「你能给公司留下的最重要遗产,就是在你离开之后,公司仍然追求着它最初的使命。」罗塞托说道,在离开《连线》之后,他曾经招募的一众公司骨干依然推进着《连线》的使命,并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将那个时代的媒体精神延续至今。

    演讲之后,在同极客公园总编辑李婷的对话中,当被问起「过去二十五年最有影响力的科技领域人物」时,罗塞托说起了不在提名里的史蒂夫·乔布斯:「我们曾经在采访乔布斯的时候,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觉得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家,好的 CEO,需要做些什么?』乔布斯回答说,『一个好的企业家需要激励自己团队的成员,要让他们做到远超自己能力的事情,让他们超越自己的局限。』」

    如罗塞托自己所说:「领袖不会培养追随者,领袖培养下一代领袖。」

    以下内容来自 Louis Rossetto 在 IF19 上的演讲及对话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

    寻找「原力」:回到科技巨头的起点看创业之道

    主讲人:Louis Rossetto,《连线》杂志创始人

    很荣幸今天能够来到这里,谢谢大家!

    25 年前,《连线》的故事开始了。生活就是一种执迷(obsession),这种执迷让我遇到了 Jane Metcalfe,我最好的伴侣。我们最早的执迷,是希望以杂志的方式,讲述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们的故事。

    受到外界的影响,当时我们也在使用数字化技术。我们之前在欧洲生活了 10 年,欧洲是我整个成年生活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后来我花了两年时间做了一个商业计划,又花了一年时间开始融资,但是并不成功。

    我们当时在想,我们这个想法是不是对的,我们是否真的相信这个项目能够成功,我们是否还足够乐观,我们能看到未来的趋势吗?于是我们一一回答了这些问题,答案是肯定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可能需要改变我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回到美国,开始我们的事业。

    于是,我们在欧洲的十年生活告一段落,搬到了美国,在美国没有什么人脉和商业方面的机会。当时我给朋友打电话,问他们愿不愿意投资我们的新杂志,我们吃了「闭门羹」,我们问很多出版商能不能出版我们的新杂志,虽然我们没有创业经验,但是我觉得投资我们这个杂志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事业,但是他们都不愿意,很多的投资者也不愿意。

    于是,我们整整一年的时间听到的都是拒绝,我的祖父母是在 20 世纪早期的时候移民美国的欧洲人。回到美国之后,我们感受到了绝望,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以泪洗面。没有钱,我们借宿在朋友家里。

    我们开始怀疑自己的梦想到底是不是对的,到底能不能实现。我觉得对于企业家来说,他们所做的其实是对自己的意愿投资,改变现实,重要的其实不是 idea、钱、商业计划,真正重要的是投资他们自己的意愿,让他们的公司能够真正的成为现实,让自己的梦想成真。

    摸爬滚打了 5 年后,最后终于找到了有意愿的投资人。但有人想要投资我们的时候,我们还需要问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正足够好。

    我们当时向 MIT 媒体实验室的创始人尼葛罗庞帝做了一次路演。他看到我们杂志的样本之后,说「我赞同你们所做事业的价值,你们想要多少资金?」我们问了很多的问题,关于他所看中的、想投资的。最重要的是他看中我们的梦想,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拥有第一个相信我们的人。

    投资人投入资金,员工们投入时间,而创业者投入的是更加珍贵的东西,不是创业的好点子,也不是完美的商业计划,而是纯粹的决心,他们愿意坚持下去。对我们来说,尼葛罗庞帝就是第一个「投资者」。查理·杰克逊是我们另外一个信仰者,于是我们就有了资金租赁第一个办公室,但是当时资金并不充裕,并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当时在这间办公室里面有四个员工,这是创始团队的 1/3,也就是说创始团队只有 12 个人,我们创意总监乔恩是坐在左上角,刚才在视频当中大家也看到了她的发言,后来她成为了媒体界的大咖。

    在右上角凯文凯利先生,大家刚才在视频当中也看到了。首期杂志我们花了 3 个月的时间做准备,最后成功出版,大家看到这是我们在印刷第一版的杂志。但是当时我们没有告诉员工,我们没有钱把第一期的杂志印出来,或者说第一期、第二期可能还有钱,但是这个项目没有办法盈利,到后面没有办法继续。我们是否需要悬崖勒马?这是我们当时的一个困境,但是不论怎么样,我们要继续做业务,也希望能够公布事实。

    这个需要我们有信念变革,不仅仅要有数字革命方面的信念,还要回想 1993 年时我们没有什么商业计划,当时只有 300 万人连接上了互联网,而现在有 40 亿人,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可以预测未来是怎么样的、什么是有可能会发生的。

    我们之前非常幸运,能够预测到一些即将发生的事情,让《连线》杂志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杂志,但问题在于我们的钱不够,我们处于即将破产的状况,每隔两周就没有办法给员工付工资,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始盈利。

    因此,那一年我们开始拉更多的投资,而且我们的广告商也希望我们能够出更多期的杂志,这样他们就能够把更多广告放在杂志上。这一次我们又撞到运气了,人们开始不断给我们投钱,让我们不断的出版新一期杂志,我们的资本成本也比较低,到第一年末,我们已经实现正现金流了。

    现金流回正,我们就不需要那么多的投资,我们从一个在全球范围内都有业务的广告公司那里得到了新灵感,一天早上进行了一个合约谈判,我们对于现在的成功和进步感到非常欣慰,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一系列活动提升盈利。但是,有时候我们必须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而且也要抓住这个时机。

    所以,我们当时得到了一个警示,1993 年 10 月份的《连线》杂志的封面登了一个关于威廉的主题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新加坡迪士尼,当时新加坡政府封禁了我们这本杂志,就有人把文章的电子版放到了网上。

    然后,我的助手有一天早上跟我说,现在我们已经在新加坡开了一个网站了吗?我说:你说什么?

    不管怎么样,这些人的心意是好的,而且我们可以让更多的读者看到关于他们想知道的情况,我们也可以拥有新的身份—一家互联网公司。

    杰姆斯当时有一个很好的想法,不仅仅是关于互联网公司的想法,而是我们刚从广告公司那得到了一笔投资,我们希望能把这笔钱投到互联网业务当中。我们的商业计划、商业模式很清晰,我们的投资者增长、盈利方面都是非常理想的,所以我们之前可能对于某一个业务不了解,对于某一些商业计划还有网站的计划、规划等等最初可能是不清楚的,但是他们是愿意帮助我们进行规划的。

    当时,很多人也没有想到可以开展这方面的业务,我们觉得是很好的机会。就是说为什么要投资在互联网业务呢?我们《连线》杂志出版了 20 个星期过后我们就开始发电子版了,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个商业化网站的首页,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探索。

    这个新的媒介能够演化成什么样子?这是我们的一种探索。在此之前,广告商没有自己的网站。比如说大家在这里能够看到沃尔沃的商业广告。我们把广告 banner 放在网页上,向潜在用户传递信息。当时我有一个非常大的遗憾,我们开始一项业务时可能会有非常多预想不到的事情,当时并没有想到注册专利,要不然我们就会变成亿万富翁了。

    当时广告商希望能够接触到我们这样的网站,我们也要帮助他们建立网页,为这些公司做宣传。我们当时和一个企业家建立了合作关系,他有自己的公司,和他们的合作已经占到了公司整个盈利的 48%-49%,因此数字广告给我们带来的盈利是巨大的。

    第一点可能某一些普通的企业家会想不到,因为他们不知道手中的工具是什么,因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我们需要内容管理工具、档案工具、网上空间、位置工具等,但是如果我们解决了所有的障碍,整个线上业务就会开始爆发性增长。

    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办公室,有 140 个人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工作,第三年我们已经有 3 个印刷版了:英国、美国、日本的《连线》。这些都是纸质的杂志,我们还有电视企业、线上版《连线》杂志,而且我们的线上杂志盈利达到 2500 万以上。

    我们发现是时候该改变了,我们认为企业家就像无所顾忌的野蛮人一样,我们不会考虑限制,我们只会考虑未来有什么样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一个企业要从野蛮生长状态发展到丛生的时代,中间肯定有一个增长的过程。

    这是 1996 年的情况,在接下来的一半年凯文·凯利和我,就开始对《连线》杂志进行一个过渡期的安排,所以对于我来说,留给这个企业最大的遗产,我们认为就是能够维持我们的文化,而且能够成功帮我们实现最初目标的。

    其实,建立企业文化很重要,比如说这是我们杂志推出 4 个月过后的规划大会,我们可能会思考,我们到底希望建立一个什么的企业,我们希望能够向人们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信念,这是凯文·凯利他现在正站在这个写字板前面,告诉人们怎么样能够建立起来一个公司。

    我们认为,《连线》应该首先是人们喜欢去到那里工作的地方,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去把我们的智力、善意、好奇心等等都传达给人们、读者。

    因此,我们的员工才会希望每天早上都过来上班,我们愿意去迎接挑战,可能企业会让员工去克服一些挑战,但并不是一些克服不了的挑战。

    接下来就是客户中心,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盈利,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好的产品盈利,我们希望在给用户带来好处的同时,能够给我们盈利。我们每一个人可能都会思考怎么样更好的花钱,怎么提升我们的等级。

    还有我们希望作为这样一家能够驱动这些变化的公司,我们不会写一些社论等等,同时我们想要成为业界的引领者,我们希望能够去发挥,对这些业界领导人士的号召力。

    与此同时我们越来越把重心偏离我们的《连线》杂志,同时我们也有了第一个孩子。在我们每天下班以后,其实日子并不好过,我们坐下来看到孩子就像是一个我们可以忘掉工作和烦恼的时刻,我们看看这个小孩,这个孩子无忧无虑的,无条件的接受父母的爱,同时他有一个非常棒的未来。

    于是,我们就能够意识到,我们对业务的这些乐观,其实并不仅仅是关于业务本身,他有更多的意义,成立公司、生产产品,并不仅仅是关于赚钱,关于把公司发展壮大,在最后其实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的孩子以及其他人的子女在未来都能够生活的更加美好。

    所以,我们看到了很多大变化,他们将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世界,在未来的 25-50 年,于是我们保有着这种精神。

    当我们最早创造这本杂志的时候,人们觉得我们太过于乐观,当时我说我们是乐观主义者这是一件好事,我们为此感到骄傲,如果你要创业,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根本寸步难行,当时我们放眼世界看到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是乐观主义者呢?

    在我们有了孩子以后,乐观主义有了全新的定义。在以往,乐观主义是关于我们的业务、生意,后来。乐观主义是关于如何为创造美好世界制定一个战略。如果你认为未来不会变得更美好的话,你就不会负责任,就不会发挥你的作用让整个世界变得更好。

    因此,乐观主义是一种策略、生活的态度,因为,WHY NOT?

    谢谢大家!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