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极客大会2018最新资讯 >> 正文
王翌:人人都需要的外语教师,究竟应该是什么样?
来源:本站时间:2018/1/22 9:55:00评论:

    AI 时代,我们还需要学习外语吗?

    当目睹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的翻译工具出现在生活中,不少人或许都会在心中产生这样的疑惑。但在英语流利说创始人&CEO 王翌看来,这种想法是曾迫于生存压力形成的 Survival Mode,当时代车轮向前,更加适应世界的 Enjoy Mode 开始成为主流。

 

    这是英语学习的全新方式,无关应试教育,无关生存压力,而是为了更好融入世界,成为世界公民(Global Citizen)。而和电脑,钢琴这样的「硬技能」不同,英语作为一种交流的学问,是速成不来的。

    从纵向看,它包含的是文化,历史,风俗等知识,伴随时间的推移在不断变化,横向上,它又包含着听/说/读/写这样的「骨架结构」,不同方面的提升都离不开思维方式的转变。这正是英语流利说打造 AI 英语老师的目的,尝试集合人工智能千人千面的技术特点和提高效率的技术手段,让用户学习英语的过程更加高效,更加有用。

    以下内容根据英语流利说创始人&CEO 王翌在 IF 2018 上的演讲整理:

    「翅膀」的价值

    在英语流利说,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发应试的产品,这甚至都不在我们用户需求的前三位,流利说上学习的用户,大家都是为了提升英语的能力而来,前三类是哪些?

    第一,想出去看看,全世界到处走,不再需要翻译。

    第二,想看美剧,不需要字幕看各种国外电视剧、电影。

    第三,想要提升英语,增加在职场的竞争力。

    有很多 90、95 甚至 00 后的用户,他们觉得语言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是帮助他们张开一个更大的翅膀去翱翔的工具。

    瑞士心理学家 Carl G.Jung(卡尔·古斯塔夫·荣格),他是分析心理学的创立者,提出一个观点:人类需要困难和挑战,这对我们的健康是必须的。很多创业者,公司卖掉休息一年,那一年会生病,然后再继续回来做事。我们的用户在学英语时自我挑战,突破后达到升华,这和荣格的观点是一样的。

    流利说创立的初心很简单,当时我们三个人,我在谷歌做产品经理,我们两个联合创始人,Ben(胡哲人)他在一个硅谷的大数据公司做工程师,另外一个是 Hui(林晖)在谷歌总部做语音识别和数据挖掘的工程师。我们是属于典型的 80 后中国同学,先在国内读书、然后国外留学,然后去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工作,我们看到周围有很多的人,很多的中国人,他很聪明、很努力,但是走到一定地方走不动了,印度同学们上去做 CEO 了,原因是什么?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是因为他们在语言文化上有差异。 

 

    今天我们都知道中国很牛,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大,我们的人民生活水平提升很快,我们在世界上毫无疑问在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但是,我们如何微观上让我们每个人,宏观上让我们整个国家能够真的扮演起我们想扮演的角色?这种能够自由交流你的思想,去传递你价值的能力,是一定要具备的。

    今天流利说,为什么有很多的国际上顶尖的合作伙伴在跟我们合作,是因为他们发现跟我聊天,语言不是障碍了。我还跟他开开英语玩笑,文化理解非常没有问题。这种感觉其实是对的,而我们现在想帮助的就是越来越多的我们中国的同学,不论年龄,不论你做什么,都要有这种软实力。

    「锤子」和「钉子」

    那为什么是人工智能?我们和很多的科技公司不一样的是,我们不是先找了一把榔头,去找钉子、锤,我们是先找了一个钉子,一个目标、一个问题,我们去组织解决方案。为什么?这就是现在的很多英语学习的方式不够理想,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就找一个别的问题解决。

    传统的学校教育是工业时代的产物,我们的学校就是一个工厂,老师就是生产线上的工人,学生就是传送带上的产品,每年有这么多人进学校,每年有这么多人出学校,社会资源就这么一点,你说我能给你多个性化?你能自己学出来是你的福分,你学不出来也就这样了。

    现在,我们可以想一想,人类未来的教育会长什么样子?或者目前中国人学英语的方式有哪些问题?我们先找到问题去设计解决方案,工程师的思维是这样子,我们找到至少三点问题:

    第一,效率低。给大家几个数字,中国人从接触英语到终于可以不用学了解放了,平均是 2000—2500 小时,但可能你没意识到,90% 的中国成年人是哑巴英语,你放个老外在他面前,不管是四六级过没过,他脸一红,茶壶里有饺子倒不出来,没办法跟他好好聊天,这是现状。

    国际上公认的标准说,你从零基础到几乎母语只需要 1000 到 1200 小时,作为一个国家的英文教育,这其中是产生了多大的技术浪费,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数字不会说谎,成本太高。

    第二,中国是一个大的国家,教育资源非常不均衡。我们在北京、上海不觉得怎么样,你要知道云南省 70% 的中小学是缺少英文老师的,黑龙江省是 50%,我们 2016 年去了一个藏族的孤儿学校,当我们把我们的人工智能老师送进去的时候,我们发现那边唯一的一个全职英文老师是一个广州辞职去支教的白领,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所以很多人说人工智能老师会不会让老师下岗,我说对不起,现在中国的老师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这是杞人忧天。

    第三,互联网教育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只要你跟它搭一点边,就可以说互联网教育。但实际上,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教学是不一样的,如果你只用到了互联网最基础的属性,那是一回事情,但如果说你真的在用技术本质上提升学习这件事儿,这个行为效率提升是另外一件事儿。

    「真实」AI 老师

    流利说最初是练习口语的工具,那时候我们不跟人讲我们是人工智能,没有人知道,因为那个时候是 2012 年。但当我们 2016 年发布了全世界第一款人工智能英语老师产品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因为我们已经从工具跨向了一个真真切切可伴随你提升的无形伙伴。它不是一个传说,也不是一个想象,已经伴随我们一年半时间。

    人类学习的几个关键词是什么?我不敢说最终极的答案,因为我觉得终局永远是一个状态,它是不断演进的。但是,我们目前看到的,提炼出来两个词:个性化、高效率。

    为什么把高效率加上?因为时间的价值在不断增加,你的生活品质的提升如何体现?就是因为你的时间比你父亲、祖父的时间,单位上可能性更多了,可能价值就更大了,和 100 年前、200 年前的人一样,相比来说更佳了。那么 AI 加教育到底怎么出来的?我觉得这五个要素非常重要,环环相扣:

    首先是团队。流利说团队,聚集了一批世界上非常顶尖的人工智能专家,比如说林晖,他是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原来在 Google 负责语音识别和数据挖掘。

    我们去年下半年在 Google 成立了一个  AI+教育的 Lab,已经拿到终身教授的刘扬博士此前在 Google 和 Facebook 做机器学习的研究工作,现在全职加入我们,来带领我们这个团队。孙怿博士,来自于 AlphaGo 的 Lab,他是那个 Lab 毕业的唯一一个中国博士。

    第二是数据。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大家都在讲数据,但是数据和数据又不一样,比如说流利说的数据,首先来自于这 6000 万用户的口语类型的录音,这个非常好理解。 

 

    我们现在有世界上最大的中国人说英语的语音数据库,所有的数据自然打好标签,基于这个数据库,我们的科学团队打造了一个世界上准确率最高的中式英语的识别引擎,这个难度比 Google 和中国的一些引擎识别中国人说中文要难非常非常多,因为这些人说话不标准,你也不知道它是语法的问题,还是口音的问题,或者说都有问题,你得把它分清楚,不然没办法帮助他提高。我们今天的准确率超过讯飞,超过世界上所有公开 API,我们可以做对比测试公司的精确度。

    第三,技术上,我们不仅仅知道你哪有问题,我们还要帮助你提升。于是做了全球首创的深度自适应学习引擎,它像一个 AlphaGo,但是和 AlphaGo 不一样,AlphaGo 希望打败你,在学习上面,老师打败学生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事情,一个好老师应该无形的牵着学生的手,用他对他最合适的方式一步步提升上去,我们做的就是这个。

    第四,从产品上,我们从一个工具型产品切入,让大家先用起来。我们把数据收集起来,逐渐进化成今天中国最活跃的线上语言学习社区,我们演化出非常丰富的内容矩阵,有很多免费的、好玩的、好质量的内容。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打造了结合了先进的学习理论的人工智能老师产品。

第五,今天很多的英语学习,它是把内容填上去,本身并没有研究一套方法从本质上让它更高效。我们不是专家,但我们找到了这方面的专家,我们首席学习顾问结合最先进的脑认知神经学方面的理论,提出了一套 RHR (层级递归认知理论)的东西。利用很多脑认知神经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告诉我们,怎样组织内容,怎么样去串联它顺序,可以让人们花更少的时间更高效的掌握,而且不容易遗忘。

Barry O’Sullivan 是世界顶尖的语言评测专家,这是他的原话:你们在自动口语评测上的技术,是我看到的,在过去 20 年这个领域全世界上最大的突破。

    叩开新世界

    长期以来,教育这个行业是按照时间收费的,更确切的来说是按照课时收费的,你们觉得这里面有点小 Bug,我们送快递或者高铁,速度越快,你收费越高。从培训的角度来讲,你会发现,如果你是按照课时收费,学生进步的越慢,你要获得相同的提升,花的时间会怎么样?越长!你会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正常机构可能没有太大的动力来提升学生学习效率,因为你在这待得越久,我收钱越多嘛,我们觉得这有点小问题。 

 

    于是,我们团队做了两个月的测试,一个百人测试里面,我们做了托福和 GRE 测试,发现挺有意思。欧标说从 A1 升到 A2,或者 A2 升到 B1,你需要 100 小时高质量的学习,这是一种传统的学习方式。我们的学生在两个月里面,只跟手机上虚拟的 AI 老师学,它只平均花了 36.5 小时,基本上是 3 倍的提升,而且这是一种全新的方式,不需要跟真人老师说话。

    因为有了这个东西,我们被(CB insights)评为全球 TOP100 的 AI 公司里面教育领域的尖端 AI 公司,也是中国唯一的入选者。

    还有一个更好的地方,我们现在 99 块钱包月,随便你学习。这样的话,我们的同学会觉得,如果我在这个月里学得多,我就赚到了,因为我可能有更短的时间,我就可以达到我的目标。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AI 教育时代已经到了,不再是一个传说。站在未来看现在,大家看得远一点,看看有什么本质的、我们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是需要解决的,在这里面科技可以扮演一个可能原来我没有想象的角色,所有的东西都是可能的。

    语言学习的终局是什么?我觉得是解放人类,让我们脑子里面的渴求、希望无处不在,这叫人性最大的解放。在今天,科技给我们插上了翅膀,我们和我们周围的小伙伴可以想象一下,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想做,曾经觉得很遥远的事情,今天已经不怎么遥远了。正如我们的愿景所说:Help  Everyone  become  a  Global  Citizen。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2010-2018 751info.com | 京公网安备1101054291号 | 京ICP证100893号| 网站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