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Google Daydream沉浸式体验总监Jon Wiley(上)    2017-02-10
 详细介绍

    2017年1月14日,在751D·PARK北京时尚设计广场,在2017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Google  Daydream沉浸式体验总监Jon Wiley和现场观众一起分享了新计算机平台下的人机交互。

    演讲后,Jon Wiley接受了媒体记者的采访。

    以下为采访速记:

    问:给我们简短的介绍一下自己在Google的经验和历史,以及您角色的转换,可以说2015年您突然转换了自己负责的领域,能不能跟我们简单的说一说,为什么选择做这个改变?

    Jon Wiley:当然可以,我在Google已经10年了。现在我是沉浸式体验的总监,主要是负责设计的团队和用户体验的团队。也去负责一些互动式的设计,会针对所有的VR和AR的团队工作,提供所有的服务和平台,这就包括Google的cardboard、daydream,还有Jump camera和Jump video,Tangle还有其他的一些项目和产品。我在这个团队创立之初就加入了,大概两年半的时间。您刚刚说我转换非常突然,其实我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做这个变化的,我之前在Google搜索做了5年的时间,但实际上我一直以来都是同时在做材料设计,它其实和Google搜索也有一定的关联,希望我没有扯的太远。但是总的来说我在Google搜索的确做了非常长的时间,但是我也对虚拟现实非常感兴趣。我在第一次接触到虚拟现实的时候,是在Google2014年的开发者大会上,我觉得非常的激动人心。我觉得会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在这个领域中解决,而且我也觉得VR将会是未来人机交互的界面。我们可以通过VR,让人更好的和电脑打交道,可以更好的使用电脑。所以在我看来,这个领域的探索是让我非常着迷的。

    问:Google认为未来10年VR会有怎么样的发展?您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在这个岗位上最终的目标什么?

    Jon Wiley:您指的是我个人的目标,还是整个Google?我自己个人的目标可以说没有变过,就是去创造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有影响力的东西。我觉得自己还是非常幸运的,能够在Google搜索做这么长的时间,我的确也是设计了一些非常有趣VR的产品,也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但是其实我还不是那么的有耐心,我还是希望针对沉浸式设计还有沉浸式计算能力,进一步实现,我希望能够越快实现越好,所以说把未来更快的带到现在也是我目标中的一部分。

    问:能不能给我们简短的介绍一下,沉浸式设计是什么?我们普通人会如何感受这种沉浸式的体验。

    Jon Wiley:其实沉浸主要还是由几个方面的因素,第一个要身临其境。身临其境有些人是这样说的,觉得是自己骗自己的过程,但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觉得骗自己这种说法,是比较负面的消极的。在我看来,我们希望能够把这种体验变成最接近真实和自然的。现在很多VR和MR,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所使用都是沉浸式的算法。我们希望计算机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和体验,就跟我们在真实世界中所体验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所以说我们有两只眼睛看到是一个立体的世界,我们可以看自己周遭的事情,可以移动我们的身体,去感受这个世界。我们还可以和物品有互动,比如说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可以去摸一下这个东西,移动它,把它放在某一个地方。如果想让人机交互也达到这种水平,我们必须要让玩家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我们希望人们在和真实世界打交道的时候,所感知的东西,是在虚拟世界中感知到的东西是一样的。但还有一个不同点,在虚拟的世界中,我们可以做一些现实中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我们都梦想成为大英雄,可以飞,可以传送到不同的地点。甚至可以顺移,比如说一个绝地武士,他可以用意念去到某一个地方,这些东西在现实世界中都是不可以实现的,但是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做到这些。所以说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虚拟世界的人机交互,来完成这些超能力的实现。我觉得这是非常酷的。

    问:我之前和设计师有聊过,他们说在VR中做设计,我们必须要有新的技能,在您看来,是不是很难?因为他们觉得好像这种转化是很困难的,想听一下您的看法,有没有什么特定的技能,是VR设计师需要具备的?

    Jon Wiley:其实包含了很多的问题,一个是技能的转化,包括一些特定的针对VR的设计。在我看来,其实设计的基础,是变化不大的。那就是去了解人,了解他们想要的,想解决的东西,认真的倾听,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可以通过计算机、硬件或者软件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我们必须要设身处地的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找出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这个是一直没有变过的真理,不管你是做网页设计还是移动软件设计的,或者是建筑等其他的设计项目,但的确还是有一些东西发生了变化,就是工具有所改变,而且整个学习的曲线,是非常陡峭的,做移动应用的设计,和做VR沉浸式体验的设计,还是有很多的不同点。通常还需要更多针对技术领域的探索,以及技术领域的专业性,这些在移动设计中,可能是没有的,因为目前现在,比如网页设计和移动软件的设计都已经非常成熟。毕竟这些领域都已经存在几十年了,但是VR还是非常新的,所以要想打造一个非常棒的,高质量的VR体验,我们现有的工具还是非常原始的。可能这些工具打造的初衷并不是VR,而是针对VR有了一定的改变和转化,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这个学习曲线非常的陡峭,因为有一些情况下,这些工具没有办法适用于VR的场景。但是这个会随着时间的发展而改变,变得越来越简单,但是还是比较有挑战的。您的第二个问题提到了指导方针大方向。我们现在在发展,但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完整一套指导原则可以适用于这个领域。如果说真的目前有什么重要的原则的话,那就是不要让人生病,避免眩晕的情况

    问:那是主要体现在VR头戴设备还要有新的发展吗?

    Jon Wiley:并不完全是指头盔设备本身,人有眩晕感主要是他们看到和肢体动作感受到不一致所导致的。举个例子,比如在手机上,如果帧率非常低,比如我们在用微信的时候,它有丢帧的现象发生,可能它整个速度会变的非常慢。但是如果VR中出现这种场景,如果有丢帧的情况,其实玩家会有眩晕的感觉,所以我们对于体验的要求是更高的。

    问:微软把它的HoloLensgraphic开放给了其他的公司,您觉得这个对于Google来说,会是一个新的竞争吗?

    Jon Wiley:因为他们毕竟也有一整套的技术。手机端或者移动端的VR还是要有一些追踪和定位的技术,您的问题是不说我们把微软当做一个竞争对手?那当然是的。

    问:Google又会如何处理这种竞争?

    Jon Wiley:我只能这样说了,每个人都需要倾听别人的需求,希望能够找技术的解决手段。我觉得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人,愿意参与到这个进程中,愿意寻找问题的解决办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能够打造出一个健康的产业环境,我也非常激动,能和这么多的同僚一起努力。我觉得Hololnes,也一个非常棒的产品。当然了我们也有非常有趣的产品,正在研发的过程中。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提出更好的产品,更好的解决方案解决用户的所需所想,谢谢。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