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Google设计总监、首席设计师Ryan Germick    2017-02-10
 详细介绍

    2017年1月14日,在751D·PARK北京时尚设计广场,在2017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Google设计总监、首席设计师Ryan Germick和现场观众一起分享了Google如何让机器更有“性格”。

   演讲后,Ryan Germick接受了媒体记者的采访。

   以下为采访速记:

    问(哈佛商业与评论中国):为什么您选择机器性格作为今天谈论的话题?

    Ryan Germick:首先非常感谢各位的等候,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过去两年我大多数的时间,一直在关注可以拓展我们在doodle系统当中所获得的各种经验。过去几年我所关注的是,看一下各个系统所取得的成功,并且拓展它的应用,来提升我们的用户体验。

    问: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设计思考这个说法,这是我们去年杂志的一篇文章,你对于设计思考是怎么看的?你每天的工作之中怎么用到它?

    Ryan Germick:我认为如果生产最好的产品,需要各种各样的想法,有一些是技术性的想法,有一些是社交性的想法,有一些是设计想法。我认为如果我们想要最好的产品结果,那么我们就需要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从而来进行产品开发,并且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趋势,大家越来越重视产品的设计。在Google内部,有人昨天也问我,有关材料设计的问题,这也可能是doodle系统之中,最为复杂的设计系统,不光牵扯到技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产品的外观表现,所以我认为设计思考非常重要。

    问:当你在设计产品时,尤其是好的产品,你是如何进行一些功能以及设计理念的取舍?

    Ryan Germick:我认为这是很难的,很多时候我们要有一个设计的过程,我们一开始要开阔思维,慢慢变得更加现实,我们要考虑一下我们有多少的时间和资源可以使用。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功能性的设计,毕竟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功能都包含其中,所以我认为很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设计师以及开发者,一定考虑一下要对自己城市,我们擅长做什么?看一下我们有多少的时间、资源、人力和资金,然后考虑一下如何可以更好的利用这些资源提升用户体验?我认为我们在插图之中的背景有一个好处,可能我们的插图是一个数据,是一些数字,或者说我们的插图,可能是一个动画。它用到了3D的渲染,可能要花费好几十小时。我们一定要关注真正有用的东西,也就是产品沟通方面的性能,这也是我们对于产品的考虑。可能我们的产品很简单,但是这个产品的功能是有用的。

    问:我两年以前在北京的Google公司见过你,当时你是doodle团队的领导,现在你是首席设计师,这两年之间发生了什么吗?有几次升职?

    Ryan Germick:我现在还在领导doodle团队,现在我在doodle团队以外,还有一个团队需要我的领导,这就是我们对Google的机器性格团队,所以我的责任多了一些。

    问:所以说工作量也多了。

    Ryan Germick:工作是多了,但是很多的人来帮我。

    问:当然也有人讨论到机器,讨论到人工智能的性格,或者虚拟系统的性格。因为有一些也是关于Google系统,有人在讨论机器的性别,现在很多的机器助手都是男性,缺乏一定女性的机器性格,你是怎么看待?

    Ryan Germick:你是说这个机器的声音更多是男性而是女性?

    问:不,不是声音而是性格。

    Ryan Germick:确实Google的任务就是服务所有人,我们希望可以帮助所有人。当然只有男性的性格对我们而言是不足的,我认为这确实是不对的,但是我也认为,有时候我们很难确定要用男性还是女性的性格,我认为Google系统主要目的要帮助大家,并且我们要使用户用好的,还要有自己的特点。我认为任何一种性格都不能统治整个系统,我们从doodle系统所学到的一个课程,就是我们一定要包含所有用户。比如在doodle系统中,我们会支持所有不同背景的人,并且也希望男性和女性可以共同使用我们的软件。

    问:对于Google的系统,机器性格系统如何和其他团队合作?

    Ryan Germick: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脑子里其实有这么一张图,机器性格实际上涵盖了方方面面,你可能问Google系统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非常客观的,比如天气怎么样?下一个问题,你可能问的是一个星球信息的问题,可能机器会冷冷的回答你现在天气是32度,并且盐田,然后就没了。但是对Google系统,我们可能会说,比如今天天气比昨天更冷,你可能要加一个夹克。所以对于Google系统而言,我们想要帮助我们的用户,我们使用的自然语言,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具有开放性的性格。在另一方面,如果你想要跟它开开玩笑,或者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对话,我们也在进行更深一步的研发。可能我们的Google系统会说一些比较好玩或者愚蠢的话,所以我们正在因为进行深度的研发。

    问:现在你的机器性格团队有多少人?

    Ryan Germick:大约有20人,他们当中有很多都是有多余工作的。Google也在发布新的语言,我们也有很多的作家和创意作家,他们都是很多不同文化的专家。另一个团队,Google性格团队有20个人,那么Google助手团队他们有很多的人。

    问:再问你一个问题,因为你刚才提到语言,我想问一下,语言是否对其性格有影响?

    Ryan Germick:当然有,语言以及声音都有影响。因为我们有一个声音界面,所以我们有一个Google最为重要的基准线,但是我们也相信我们当地的作家,以及创意作家,他们可以把声音做得非常的真实,并且我们也会考虑一下人们如何分享信息,并且在不同文化之间进行交流。我们也希望进行定制化的服务,我们的性格里有很多的文化元素,比如在美国,很多人都喜欢”超级碗”,但是你在日本就不会喜欢他,在印度你可能关注曲棍球。所以在性格当中,文化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从doodle系统中,学到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尽可能的了解文化,并且和各种各样的人进行合作,这些人对于文化和语言都是非常敏感的。

    问:在你的机器性格当中,你们使用了很多不同的语言,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你如何管理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团队?

    Ryan Germick:Google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公司,所以这对我们并不新鲜。我们所做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希望通过doodle系统展示Google的一些性格,我们会一直确保,我们会在不同的地区,为了不同的语言,我们都会有一些当地的专家,至少要有一个人,并且我们会确保语言的真实性以及准确性。我在演讲当中也谈到过性格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信任。我们希望让人们知道,我们非常的关心他们,并且我们也非常关心他们的用户体验。所以我们非常努力,尽可能考虑周到,并且尽可能多的考虑这些问题。

    问:团队工作当中有什么挑战吗?

    Ryan Germick:大部分的挑战就是工作量太大了,一开始这是一个美国的英语项目,对于当地团队,可能不光是翻译,并且还有一个翻译创造过程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我们并不仅仅用不同的语言说同样的话,我们还要更好的翻译这些话,符合当地的语言习惯,我认为这是一个挑战。

    问:在doodle团队,我听说你和当地的专家也一起合作。比如在日本的doodle和日本的员工进行合作。而在性格团队当中,你们协调是这样工作的麻烦?

    Ryan Germick:没错我们是用同样的方式,但是和doodle系统不同的,doodle主要基于插图,所以我们画图很容易,但是翻译文本就很难,对于我们机器性格团队,我们会有当地语言使用者。我们也在当地的国家工作,看一下这个国家的文化特点是什么,并且提升我们的产品质量,确保我们的功能有用。很重要的是,在我们的团队当中,也需要有创意的作家。所以我们在当地也雇佣了很多创意作家,我当时读了一个有关于siri的故事。是说siri的声音,是来自于一个特定的人的声音。那么Google助手的声音是谁的?Google有各种各样的技术,但是一切都是来自于一个真人的声音。

所以说这个人需要说很多的话,并且发出很多不同奇怪的声音。所以我们的技术,是从人开始的,并且还有很多其他很有趣的事情,比如说Google的伦敦团队,正在开发很多不同的技术,可以进行人工智能的声音合成。我想真正的量产还要再等几年。

    问:在Google助手计划当中有什么彩蛋吗?

    Ryan Germick:有几百个彩蛋在里面,大家可以一点点发现,我们也在不断往里添加很有趣的东西。所以我们很愿意看到,在社交媒体,人们可能会发一些推特,或者在Youtube上发一些视频,看一下在他们Google助手中,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我们在里面添加了几千句话。

    问:能不能告诉一个你最喜欢一句Google助手说的话?

    Ryan Germick:我最喜欢的话,这个很难选,我可以让大家简单的感受一下。可能很多年以后,如果你问Google,这个其实是一个不太有趣一本书里的话,可能大家并不是很了解,这本书的名字叫《银河系漫游指南》,它也被改编成一部电影。在电影里,里面主角问,我们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电脑回答42。Google也把这个作为彩蛋贴在里面,但是在Google系统当中,我们希望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来做。所以我们不会直接说答案是42,我们可能会说是41和43之间的数字,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有一些更为新鲜的说法。总的来说,我们希望我们系统对问题的解答,可以是一种全新并且有趣的。可能不光有趣,可能说得比较得体、合适。所以我希望我们的系统可以比较敏感,不一定是所有的事都是那么搞笑。所以不管人们说一些什么样的话,比如一些情绪化的话,我们都可以非常合适,非常恰当来回应他们。

    问:你刚才提到,你们的工作量非常大,你是如何管理时间以及自己的精力来维持这个高生产力?

    Ryan Germick:我们非常的幸运,我们有一个非常有天赋的团队。就像我们在doodle团队当中,我们有很多的插画家、专家,我们都知道这些人都是最棒的,他们来自于最好的公司,并且同样在Google的机器性格团队当中,我们也有最好的人,他们来自于匹克撒或者《洋葱日报》,这是美国的一个很有趣的报纸。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招来各种各样有天赋并且勤奋的人,然后让他们各展才能,和我们所有的项目一样,我们要有一个切实的目标,然后努力工作,然后很好的平衡我们的工作和休息时间,至少不能让自己太累,累到发疯。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