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如何在数字化未来存在?
来源:艺术与设计时间:2021/4/26 9:15:00

TheFabrican公司虚拟成衣

    数字化时代的到来让网络与现实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时尚作为时代进化的缩影,服装走向数字化必然是大势所趋。科技正改变人们的生活,那些你从前认为不可能实现的的事情正在逐一发生。对数字时尚工作室The Fabricant的创始人Kerry Murphy而言,他为数字技术下的服装呈现了另一种可能性:服装不一定非得是物理的形态才得以存在。

Amber Jae Slooten 和 Kerry Murphy

    拥有阿姆斯特丹时装学院教育背景的 Amber Jae Slooten 在校期间与专修视觉特效的Kerry Murphy一拍即合,试图探索3D技术与时尚融合的实验性时装。大胆的革新精神配合学院背景的专业度,两位同样具有前瞻性思维的青年通过2D服装剪裁软件、3D设计建模和电影渲染工具搭建起一座数字时装屋,创造了一种突破物理局限的“Thought Couture”。被西方媒体称为是“世界上第一家数字时装屋”。

    The Fabricant,是一家制作数字时尚的初创公司。他们的时尚世界不受物质世界的束缚,意在向人们展示服装并不需要以一种物质的形式存在。The Fabricant所创造出的服装没有真实的面料,没有聘用模特,更没有设置t台展示。通过将时尚设计与电影和视觉效果以及3D建模技术相结合,开创了解决时尚产业污染问题的新视角。

    “我们正在利用超真实的虚拟时尚可视化技术探索数字领域的可能性。”——Kerry Murphy

FFROP 系列

    Kerry Murphy认为数字时尚会是一个自由、幻想和充满自我表达的新领域。可以帮助品牌和个人探索时尚及其无限的可能性,利用数据,开发想象力。

    2019年,The Fabricant在纽约Ethereal Summit虚拟峰会上以9500美元的价格拍卖出了一件数字时装“虹彩”,也由此向外界证明了数字时装的极大价值:它能够被人们所接纳、可以进行交易。同一年,它在Youtube上以短片的模式呈现了第一次的数字时装发布会——与过往我们所理解的时装秀有所不同,这支短片中的所有时装都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均由数据组成,它们以3D的形式向观众360度地呈现了数字时装的主要形态。

    这件虚拟衣服通过二维空间的服装剪裁以及3D虚拟服装输出技术,打造出的超写实服装在空中漂浮闪烁,亦真亦幻。

Johanna Jaskowska制作的面部滤镜

    如何创作出一件不同寻常的数字时装的:首先,他们会将客户选中的“面料”,覆盖在电脑屏幕里的模特身上,然后利用视觉效果的动画技术,比如合成、3D渲染、身体扫描和动作捕捉等进行一定的调整,将所有的印花和面料通过数据输入电脑,最后摁下按钮就是大功告成。

服装建立过程

    如今虚拟技术已经涵盖了当今社会的各个领域,在服装行业中运用3DCLO进行虚拟服装设计更能优化设计师的设计过程,节约时间成本。3DCLO本身具有超强的仿真功能,具体流程需要量体来建立参数化人体模型,进行二维平面制版,再通过虚拟缝合技术穿着在人体模型上生成三维效服装效果。最后还可以在生成的三维服装上可以进行面料及颜色的选择,以及舒适度测试。

    超越了传统意义上通过模特走秀展现服装的方式。通过动态特写、静态影像、一样可以以一种鲜活的方式传达给观众,进行服装方面的展示。

    通过三维人体扫描减少了拟合过程中所需要的的材料和时间。这种方式可以精确切快速塑造人体原型。身体的扫描与动作的捕捉创造出了一种超现实效果。“你可以作出自己从未做过的动作,当然也可以穿上自己从未穿上过的衣服。”

    为了营造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需要在实验中不短尝试棉纺织品、皮革、丝绸等面料的合成制作。从面料特性的研究到受重力时布料的的垂感逼真度测试The Fabricant公司都要进行反复尝试。

数字化面料样品

    数字时装的虚拟形态,难免会让人质疑它与我们所熟知的游戏皮肤之间有什么不同,是否值得我们花上与实体服装相差无几的金钱为此买单?Kerry Murphy认为:我们试着帮助创作者们回到了时尚的核心,这里是一个探索和表达我们的身份和个性的竞技场。我们现在正在构建的是时尚的未来,它是充满了协作性、创造性、也是多样化和包容性的。在数字时尚领域,人们不是被动的消费者,而是创意的代理人,他们可以通过数字服装精心打造自我表达的方式和虚拟身份。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