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384种色彩,美爆朋友圈!
来源:日本设计小站时间:2021/2/9 10:17:00

    我们每天都会跟色彩打交道,从早上选择衣服时构想的色彩搭配,到随身物品的颜色选择,我们开始知道越来越多流行的颜色种类。除了生活上的细节,日站君在刚接触到艺术时,最喜欢的就是中国传统颜料,群青、韶粉等等,这些中国传统色彩,从颜色本体到名称,就是一场视听结合的盛宴!

    今天日站君就以故宫为例,从四季节气和故宫中应时应节的文物入手,介绍一下属于我们的384种传统颜色!

    色如其名,只可意会!

    · 最是一年春好处 ·

    清朝雍正年间的淡黄釉瓶看着最适合立春,主体颜色“松花”正如李白的那句“轻如松花落金粉”。这种虚浮的轻盈感,就好像宫墙角里的无名野花,带着冬季藏匿起的活力,在不经意间一点点浸润世间万物。

    比主体颜色淡一点的是“黄白游”,“黄白”二字从来都是形容金银的,这大概就是那种若白轻黄的颜色,不过没有财物自带的市侩高调,反倒是内敛逍遥的颜色。

    或者是犀角雕鸟形杯,主色为“流黄”,这更接近我们生活中的土黄色。

    积雪开始解冻,露出地面的颜色,厚重却不显笨拙,一种别样的生机。

    日站君更喜欢颜色深一点的“龙战”,这个颜色取自《周易》中的“龙战于野,其色玄黄”,二龙搏斗后,龙血浸染泥土,呈现出青黄之色。

    咀嚼这个颜色名称,有一种创世之战的感觉,荒凉之中的战场,胜者满身伤痕却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是一个崭露头角的颜色!

    珊瑚翡翠吉庆有余盆景里的“海天霞”也很有代表性,这是明代内织染局染出的罗,一般拿给宫人裁做春服里衣。

    相信每个人都觉得,春天最有仪式感的事就是褪去繁复的冬衣,“海天霞”就是这种轻快、明亮颜色!

    和节气惊蛰最相配的是五彩十二月花卉纹杯·十一月月季,最显眼的是“朱草”,《汉书》中有云,“甘露既降,朱草萌芽”,春雨过后,红色的瑞草显露萌芽。

    蜿蜒向上的瑞草,从它是个花骨朵开始就显眼,“朱草”同理,不用占据大面积,但它就是视觉的主体。

    提起春天,不可少的还有玉兰花,白玉兰对应的颜色是“吉量”,这个颜色与《山海经》里,“乘之寿千岁”的文马同名,它的毛色也带有福寿的寓意。

    “吉量”不像其他吉祥的颜色那样突出,淡淡的颜色有着最真诚的寓意。

    “紫蒲”本是一种水岸边的植物,它代表了生机盎然的自然界,张籍的诗句里就有“紫蒲生湿岸,青鸭戏新波”。

    日站君之前总觉得,清明就是朦胧的青色,不自觉就带上一点忧愁,也是这次才知道,紫色可以这么生动,推翻了固有印象!

    ·一晴方觉夏深·

    立夏,除了团扇,最应季的当属竹子,其中“人籁”、“水龙吟”都在形容竹管之音,“笛奏龙吟水,箫鸣凤下空”,一边摇扇纳凉,一边听着丝竹奏乐,消暑的乐趣所在!

    “筠雾”说不好是竹间雾色,还是雾里竹色,但可以想象到,雾白、竹绿,仙气缭绕。

    日站君的印象中,夏天还是最有活力的季节,景德镇窑釉里红转把杯上面的“石榴裙”就是这样的颇具动感颜色,它是唐朝服饰的流行色,“色挟石榴之红,裙带美人之姿”,娇俏、生动的颜色就像节气“夏至”!

    比之更浓烈的是“朱湛”,茜草反复浸泡,才能得出这种厚重的红色,明明和“烈日炎炎”是同一天气,但读起来总觉得少了一分燥热,多了一分欣赏。

    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大暑的日暮时分,残阳染得山间雾气都微微泛红,飞鸟掠过,啼鸣声荡在山谷之间,“夕岚”不管是从颜色主体还是名字,最适合这个时间!

    “绛纱”,按照字面意思绛色的轻纱层层叠叠,阳光已经被中和了不少,和着一天残存的暑热,飘飘摇摇。

    ·却道天凉好个秋 ·

    入了秋的黎明蓝朦透白,就好比上学时通读的《前赤壁赋》“相与枕藉舟乎,不知东方既白”。“东方既白”色如其名,总能读出一种酣畅感、凛冽感。

    秋日的晴空,最好的颜色就像万历款蓝釉白花三足炉上面的“窃蓝”,其实就是“悄悄借来一点蓝”的浅蓝色,日站君初听到这个说法就觉得有一种“立秋悄悄借来一点凉”的小俏皮在里面!

    “太师青”这种颜色出自陆游的《老学庵笔记》,“蔡太师作相时,衣青道衣,谓之‘太师青’”,听起来,和这个清朝的番莲纹冰箱一样稳重!

    “香皮”是古纸的颜色,不同于羊皮纸的复古感,这种灰白的皮色,像一张空白的宣纸,想去抚摸,意外的古朴自然。

    “千山翠”,它出自越窑瓷色,白露过后山峦、植物的颜色,灰白一层,隐露青光,温润如谦谦君子。

    ·雪月最相宜·

    冬日昼短夜长,早早就点了灯,“龙膏烛”这种颜色出自龙膏烛火,《拾遗记》里就有记载,“龙膏为灯,光耀百里,烟色丹紫”。古人在起名这一块,我辈望尘莫及啊!

    比它深一点的是“胭脂水”,因为颜色是釉色趋近于胭脂水的颜色,就直接这么叫了。“胭脂水”这个名字,在肃穆庄严的故宫里,显得有一丝暧昧,却不轻佻。

    芙蓉石双耳三足炉在冬日里看着暖洋洋的,视觉上就很舒心!占据主体的颜色“美人祭”,也叫“美人霁”,衬着大雪的节气看,色如一位稀世佳人。

    冬至时看着最舒服的颜色,日站君觉得是“蚩尤旗”,通俗一点的描述,是战神红旗一样的颜色。寒冷的冬季,生出一点热血沸腾的感觉!

    除了上述的文物,故宫建筑群的颜色也很有说道,我们的视线经常会被大片的朱红色、黄色吸引,这里面自然少不了一些玄学的解释。

    不过抛开这些,单单关注配色,瓦蓝的天,金黄色的琉璃瓦、檐间青绿的花纹、朱红的立柱、门窗,都有着强烈的色彩对比。

    红与绿、蓝与橙等冷暖色调的互补衬托,使得故宫的建筑群鲜明,还富有感染力,这也是让日站君过目不忘的原因之一!

    还有屋顶上的仙人、走兽,从造型到颜色,都十分值得细细品味一下!

    参与整理中国传统色彩集合的郭浩老师说,促使他整理传统色彩的重要原因是看到了日本的审美教育,他发现日本的小学会用,“金茶”、“江户紫”等等传统颜色,辅以工整的书法来装饰走廊。而我们的传统颜色,来自诗书歌赋、佛典史籍、医书天象等等领域,不局限于具体的表达,还多了无限的想象在里面,艺术语言更加丰富,相比起平日见惯的颜色,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