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火炬设计者吉冈德仁,他的设计很独特
来源:澎湃新闻时间:2020/3/20 15:36:00

    将把2020年东京奥运会圣火从希腊运至日本的特别运输机“TOKYO2020号”已从羽田机场启程到希腊首都雅典。

    澎湃新闻获悉,东京奥运会火炬为盛开樱花造型,设计者是日本大神级设计师吉冈德仁,他活跃在设计、建筑、现代美术等多个领域,善于把光线、声音、气味等非物质的元素具体化,以设计投射日本独特自然观。

手持2020东京奥运樱花火炬的吉冈德仁

    2020年3月12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圣火在古奥林匹亚赫拉神庙前点燃,按计划,3月20日至25日,将在日本宫城县、岩手县、福岛县举行“重生之火”展示;3月26日起,在日本国内传递。

    2020年东京奥运会火炬为盛开樱花造型,整体长71厘米,重1.2公斤,其重量和形状设计也让不同年龄或性别的人都能轻松的握着。现年53岁的吉冈德仁在自述中说:“我设计奥运火炬的初衷是为了和平和治愈在自然灾害中受伤的心灵。”他本人也将作为火炬手参与传递。

2020东京奥运会火炬盛开樱花造型受福岛灾区孩子所绘樱花的启发

    2015年,为帮助东日本大地震灾后重建,吉冈德仁赴福岛与灾区孩子共同参与了绘画工作坊。吉冈看到了孩子们笔下生机勃勃的樱花,仿佛是他们对未来的希望。这段经历启发吉冈设计樱花火炬。

    制作火炬的铝材三成来自于为灾区搭建的临时板房的可回收铝,使用生产新干线列车所使用的铝挤压技术,由单块金属板完全无缝打造而成。日本新干线的通车时间为1964年10月1日,也正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举办前。

东京奥运会火炬生产线

    “我设计的不仅仅是火炬的形状,更重要的是火焰的形状。五个独立的火焰从花瓣中浮现出来,在火炬的中心合一,成为樱花的火焰,象征着和平。仿佛樱花盛开在日本,圣火也穿越日本,我希望火炬背后的故事能启发更多的人,照亮我们的道路。”吉冈德仁说。

2020东京奥运会火炬点燃示意图

吉冈德仁,超越感知的设计

    吉冈德仁于1967年出生于佐贺县,从幼年时代起便受到达芬奇的影响,学习油画并对科学抱有兴趣。1986年从桑泽设计研究所毕业后,师从仓俣史朗、三宅一生学习设计。2000年创建了吉冈德仁设计事务所。

    其实在三宅一生工作期间,吉冈德仁就崭露头角。他的设计构思总能胜人一筹,三宅一生也将旗下品牌的空间设计交给吉冈德仁负责,因此促成了后来的“皱褶”(Pleats Please)、“制造”(Making Things)、“一块布”(Piece of Cloth)等系列。

吉冈德仁2001年设计的“蜂巢椅”

    2001年一把名为“蜂巢”(Honey-pop)的纸椅子展示了吉冈德仁对设计的思考,其中明显带有“三宅一生”的痕迹,这是一把可以从平面变为立体的椅子,在仅1公分的厚度内堆积了120张薄纸,把它们展开便成为蜂巢结构,人坐在上面,形状便得到固定而完成。而后这种源自自然结构的椅子成为吉冈德仁设计的一部分,2006年“PANE chair”也运用了类似植物纤维的结构,设计师将1毫米的极细纤维互相缠绕而产生的结构化为设计。制作过程是把纤维块放进纸管,并通过加热使椅子的形状得到记忆。

金星自然水晶椅

    2008年,吉冈德仁通过在水槽中培养自然结晶,孕育出自然结晶的椅子“金星自然水晶椅”(Venus - Natural crystal chair)这种结晶产生的过程还拓展成为“结晶物作品群”,其中就包括由乐曲构成的结晶绘画——“Swan Lake ? 结晶的绘画”、“Destiny ? 命运”、“Moonlight ? 月光”等作品——当天鹅湖、月光等奏响之时,结晶伴着音乐的播放生长,并通过声音的振动使结晶的形状发生变化。除了音乐外,“Rose ? 玫瑰的雕刻”是让玫瑰色素结晶而形成的小雕塑,体现了生命的能量。

    “结晶物作品”的灵感来自芥川龙之介的《蜘蛛之丝》,这是一个源于佛经的故事。吉冈德仁的结晶物的一部分源自自己的设计,另外一部分留给时间和自然。

    吉冈以自然为主题的设计,在国际范围得到高度评价。他通过把人类的感觉、光线、声音、气味等非物质的要素具体化,孕育出超越形状这一概念的独特表现。其作品使用透光的各种素材,体现了大自然孕育的宏大能量,勾起观看者曾经的体验或记忆而得以最终完成,这些作品被认为是日本独特的自然观的投影。

2014年,吉冈德仁的作品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吉冈德仁还有一些以玻璃为元素的作品,其中作为著名的是2002年的玻璃长椅“水块”(Water Block)和2015设置在京都的“玻璃茶屋—光庵”。

    玻璃长椅“Water Block”之所以有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2011年吉冈参与了巴黎奥赛博物馆印象派展厅的翻新项目。“水块”玻璃椅与马奈、德加、莫奈、塞尚、雷诺阿等印象派画家的代表作共同构成10件常设展品。在展厅中,“水块椅”与印象派描绘的“光”和谐共鸣,创造出历史与现代的对话空间。

2011年,玻璃椅“水块”成为法国奥赛博物馆印象派展厅的“展品”之一

    “玻璃茶屋—光庵”最初在2011年第54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上作为建筑项目亮相,2015-2017年被设置在京都天台宗青莲院门旧址的院内将军冢青龙殿的大舞台之上。将军冢青龙殿供奉着号称日本三大不动明王之一的国宝青不动明王,从海拔220米的大舞台可以一览京都市区街景。据称,794年时,日本桓武天皇曾经造访此地,并确信京都是适合成为国都的城市,以后他开始着手建都。因此也有说法称,象征着日本文化的都城京都始于此处。

“玻璃茶屋—光庵”在京都与传统建筑对话

    玻璃茶屋也是吉冈徳仁及其工作室对日本茶道习俗的另一种演绎,日本传统茶屋通常会建在日式花园中,且是亭台的形态,这不仅为表演茶道提供理想条件,也为了给身处其中的人自我反省以及与自然接触的机会。受到佛教及其信条的影响,茶道通常是在一定规制的茶室中,一般设有两个入口,并且有专门的插花和书画卷轴做装饰。

2019年-2021年,“光庵”在东京国立新美术馆展示

    吉冈德仁通过对茶道传统的演绎,创造出了一个功能性的茶室,它完全透明以强调人类与环境之间关系的重要性;茶室没有鲜花装饰,但在白天,透过天花板棱镜照射进来的一丝多彩的阳光让人不禁想起日本书道的笔触。除了美学方面,吉冈德仁对透明建筑的设计理念还揭示了对设计的一种有趣的见解:“重要的是‘设计时间’,为了设计时间,我们的感觉要从表面设计中被释放出来,与自然相结合,去感受光的本身。”

“光庵”照射来的光,如同日本书道的笔触

    对于光的运用和感受,也在“彩虹教堂”(Rainbow Church)中体现,由500个之多的水晶棱镜构成的建筑物着眼于人类感知光的感觉,作品虽然体现的是光本身,透过棱镜发出的分光映照在整个空间形成一座充满彩虹色的建筑,但只有当观看者实际感受到光的时候,作品才真正宣告完成。

吉冈德仁2010年作品“彩虹教堂”

    2020年,吉冈德仁工作室作品“棱镜云”将亮相位于东京银座GINZA SIX中庭,这件由大约10000根棱镜棒组成的“光雕塑”也在现代建筑内唤起人们对自然能量的感知。

GINZA SIX中庭的“光雕塑”

川口铃木家与奥运圣火台

    2020东京奥运会计划于7月24日开幕,届时圣火台和圣火点亮方式也将揭晓。在答案未揭晓之前,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圣火台也颇有故事。

    1964年的圣火台出自于埼玉县川口市铸件名匠铃木万之助、文吾父子(均已故)之手。1950年代,日本在提出申办1964年奥运会后,即开始筹备。其中,铸造奥运圣火台的任务,交给了以铸造业闻名的川口市。经过慎重选择,川口市长将这一任务委托给在“铸物街”有大匠之称的铃木万之助。

1964年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当天的《读卖新闻》

    铃木家是当地的铸造世家,当时已经86岁的铃木万之助有“铸造神手”之称。得到这一任务后受宠若惊,但也被要求吓了一跳。因为该圣火台虽计划用于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名义上却是为1958年东京亚运会铸造的,所以要求在1957年底完成。圣火台外型仿照日本新潟县出土的文物“火焰土器”造型,形状像一个高脚花盆,高、直径均为2.1米,重达2.6吨,是日本铸造工场从未造过的庞然大物。据铃木万之助幼子铃木昭重回忆,他当时听说交货期限为3个月,支付20万日元作为报酬,当时大企业都拒绝了。

    铃木万之助虽然技术精湛,经验丰富,但此前他铸造的最大型产品是笠间稻荷神社的大火钵,其直径仅三尺。不过铃木万之助还是决心殚精竭虑完成任务,并花费了2个月的时间制造模具。

    不幸的是,当第一次铸造进行到最后一道工序时失败了。此时距要求交货日期只剩了三周,心力交瘁的铃木万之助猝然倒下,8日后去世。

铃木家制作1964年奥运圣火台的资料图

    铃木万之助的三儿子铃木文吾继续了这项工作,他的两个哥哥也放弃了自己的理想,重返作坊,和文吾一起埋头苦干,以完成父亲未完成的重任,加之附近工场的朋友前来帮忙。终于在两周内准备好了新的一次浇铸,如果这次浇铸再失败,将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如果失败,不但我家族永无法翻身,而且故乡都将为此而蒙羞。那一天,一旦失败,我就要切腹自尽。”铃木文吾下了如此决心,圣火台终于铸造成功。铃木文吾也因此被授予勋章。他在完成的圣火台上,只做了铃木万之助的标记——“万铸”来纪念其父。得知铃木父子的尽心竭力,当时的奥运大臣河野一郎等决定将此作为1964东京奥运会的正式圣火台。

1964年东京奥运主火炬点燃的一刻

    1964年10月10日,东京奥运开幕式上火炬手坂井义则登上铃木父子铸造的奥运圣火台点燃主火炬。1964年的奥运会结束后,每年10月10日前后,铃木文吾都会去旧国立竞技场以食用香油擦圣火台,据说这是维持铸件的最好方法。2008年,86岁的铃木文吾去世,他的弟弟铃木昭重继续了这项工作。后来这个家族为火炬台奉献的故事还被改编成电视剧。

1964年的圣火台被保留至旧国立竞技场至2014年

    2015年,因为旧国立竞技场的改建,这座承载祝福的圣火台运至东日本大地震灾区宫城县石卷市及福岛县巡回展示,2019年10月3日重新回到川口市并在JR川口站前被点燃,圣火台将在川口展示至2020年3月底,之后移至新国立竞技场的东门正面。

    父子二人最初设计的圣火台被保管在当时的工作现场埼玉县川口市的内燃机铸造场内。2004年被放置在川口市内的青木町公园中,以传承手艺的精神。

    每年10月10日前后,铃木家以香油擦圣火台以维持铸件。

    也因1964年东京奥运圣火台的精神象征和传奇性,让公众对2020奥运会的圣火台充满期待。然而,日本共同社曾爆出,东京奥运会主会场的“新国立竞技场”可能无法在其上方等处设置火炬台的消息,但无论如何,这些问题终将被解决,圣火台和圣火点燃方式这一2020东京奥运的谜题,也将等待开幕当天揭开。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