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时尚圈,“高冷”外表下的温柔内核
来源:网易时尚时间:2020/2/7 16:15:00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酵,2020庚子鼠年以一种极其不寻常的方式拉开了序幕。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常“冷”一些。

    作为拥有全球最大奢侈品和时装市场的国家,此次疫情也为整个中国时尚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挑战。网易时尚在这几天里,独家连线行业内多位设计师、品牌公关及媒体编辑,希望能够通过时尚行业里不同的维度,让人们更为了解,此时此刻,时尚圈都在做些什么,疫情又会对此行业有哪些影响?然而,当我们真正深入了解,去做调查采访的时候,才发现,曾经以为“高冷”的时尚圈人士,都在为这次疫情做着不懈的努力。我们将以不同行业线路,来呈现这次的专稿,我们也有理由相信,黑夜翻面之后,将会是新的白昼。

缺席的时装周

    每年2月和9月,对时尚圈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一场场聚合时尚文化产业的年度盛会——四大国际时装周即将拉开序幕。这场盛会通常由纽约开始,依次于伦敦、米兰、巴黎当地举办,每届都有超300家品牌举办时装发布会,这些时装周上的设计基本决定了当年及下一年的全球时尚流行趋势。

    几乎每个时装周期间都要有超过100场时尚活动,除了品牌大秀,还有包括慈善活动、晚宴以及配件陈列等在内的各种衍生活动,明星、媒体、设计师以及买手们云集,是名副其实的时尚圈盛会。

    2020秋冬时装周即将从纽约起跑,来自时装周的官方日程显示,此次有21个华人设计师品牌入选纽约时装周,一些品牌因行程原因确认取消,此外TAORAY WANG(王陶)、Sheguang Hu(胡社光)等已提前抵达当地的品牌团队仍在积极筹备时装周工作中。

    北京时间2月6日上午,网易时尚连线了刚刚落地纽约的中国设计师王陶,对于从英国前往纽约的这段行程,王陶坦言——

    在英国上飞机前特别严,整个航班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比预计时间提前了一刻钟到达纽约,纽约当地时间是中午11:45。我一个人走了外国人通道,美联航的工作人员拦住了我,做了询问,仔细看过我的中国护照上面的出入境记录后,很Nice地对我说:“You good!”,然后就顺利让我出关了。一路也非常通畅,直接到达了位于曼哈顿的工作室,临时现地组织的团队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在等着我了。我到达工作室,看到所有人都在工作,而且工作都在状态,就放心了!

    除了王陶,还有很多时尚人士也都在为疫情做出自己的种种努力。

    由于受到疫情因素影响,多条国际航班线路暂停、出入境限制等因素,目前仍有许多来自国内的时装品牌、买手、媒体、明星以及KOL将不得不缺席接下来的几场时装周行程。

    为此,米兰时装周主办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China We Are With You的海报,并配文表示,时尚与文化是为彼此搭建桥梁而非阻隔。

    参与2020秋冬米兰时装周的某品牌公关向网易时尚透露,虽然此次时装周没有国内团队前往米兰,但品牌的海外团队将直接负责相关内容的产出,希望能够“让大家在线欣赏一些美,帮助大家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

    另据时尚商业快讯援引多位消息人士透露,原定于三月底举办的上海时装周也会推迟举办,对于后期的Showroom展会、设计师品牌以及众多买手店将会受到影响。

上海时装周走秀图

    此外,一些品牌公关团队表示,为了响应国家对于疫情防治的倡议,减少因人群聚集而带来的疫情传播隐患,原定于近期举办的情人节主题及旗舰店开幕式等大型策划活动也将选择延期等待。

以上信息来自Delvaux品牌公关

零售业的挑战与机遇

    根据贝恩咨询公司联合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Fondazione Altagamma发布的《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整体销售额达300亿欧元,占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另外一份来自Morgan Stanley的数据显示,很多国际品牌的盈利能力与中国市场有着不可忽视的密切关系。

    华尔街投行伯恩斯坦(Bernstein)奢侈品主管Luca Solca曾表示,奢侈品零售行业尤其依赖旅游业。中国消费者已成为节假日奢侈品境外消费人群中最具购买力的群体。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本应在春节期间销售额飞速增长的顶级奢侈品公司,近期股价均有明显下滑,LVMH及开云两大集团分别下滑8.5%和8%,而拥有Michael Kors和Versace的Capri集团股价下跌了14.7% 。

    这些跨国品牌在中国本土市场同样经历着不小的挑战。许多大型综合性商场不得不在原本的销售旺季缩短营业时间。北京SKP某奢侈品牌销售表示,近期品牌顾客前往门店购买奢侈品的意愿较低。为了留住自己的客户,许多奢侈品牌选择以线上发布资讯再包快递寄出的方式来推广销售,缓解店面压力。

    对于实体零售网点更多的轻奢品牌和快时尚品牌,显然压力更大。为了控制人流,避免发生潜在的交叉感染,日本迅销集团关闭了其在中国境内的130家优衣库门店,Gap集团暂时关闭中国总部和工厂,Nike、H&M、Old Navy等品牌也陆续发布了暂时关闭门店的消息。

    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春节期间多家国内服饰品牌零售也呈现低迷势态,broadcast:播母公司日播时尚、汇洁股份、安正时尚、地素时尚、九牧王、安奈儿、贵人鸟、天创时尚、太平鸟和歌力思等逾10个A股上市零售商股价周一大跌10%,整个沪深服装家纺板块总市值大跌近7%至2713亿元,蒸发近186亿元人民币。

    作为公共关系领域的专家,蝶亿时尚集团总裁王陵坦言,“第一季度(时尚行业)整体肯定受到很大影响”。在谈到国际品牌与国内品牌在面对此次零售压力时,王陵表示,“在这个时刻,国际品牌确实占有一定优势,其自身的体量所能带来的支撑,全球市场所能分担的销售压力,都使它们在面对当前形势时能更从容。与此同时,很多国际品牌也已经捐款给武汉的抗疫工作,这不仅是在表达它们对中国的支持,更在用实际行动表现对未来中国市场的信心。可以因此推测,国际品牌普遍持谨慎态度,认为只要疫情可以得到控制,二季度后整体消费应该有反弹。”

    比起略显惨淡的实体零售,以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网易严选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则是另一番景象。假期延长,人们纷纷选择居家尽量减少外出机会,这便让广大消费者有更多时间用于线上消费或是观看直播。McKinsey数据显示,中国电商市场估值达15万亿美元,拥有8550万网上消费者。

    经此一“疫”,或许将加快各大时尚品牌从线下到线上的新布局。

时尚媒体都在做什么

    受疫情影响,原本作为时装周中坚力量的时尚媒体也多数选择了取消时装周行程。至于是否会影响内容产出时,某纸刊媒体表示,“我们的印刷厂已经复工,节前制作好的物料,现在已经在印刷了!” 另一家纸刊媒体向网易时尚透露,除了涉及到出门采编的工作暂时无法进行外,大部分内容都会正常产出。

    时尚大片和封面的拍摄工作目前全部暂停,有负责项目统筹的编辑表示,会在疫情结束后再继续沟通相关事宜。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时尚新媒体编辑们则用自己最熟悉的文字,每天向大众传递时尚圈中那些充满正能量的讯息。不少美妆、生活博主也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为人们提供更多护肤类科普知识。

    当面对不断更新的疫情数据时,每个行业都在承受着或多或少的压力,但是通过互联网,我们仍然看到了时尚圈的从业者们用自己的方式向大众传递爱与美好。

    如果说时尚品牌的存在是为了创造美,那么时尚媒体的存在则是为了传播美。

    这种美好不仅在于每位媒体人用自己敏锐的时尚嗅觉和专业度,为业内人士第一时间传递行业动向;让潮流能够更多地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提升大众对于美的感知力;还在于每个低迷的时刻,通过媒体人的方式,传递希望与光。

时尚行业的捐款

    从这次疫情的行业反应中可以看到,时尚圈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样“高冷”。从1月23日强生中国开始,以LVMH、开云集团、历峰集团等为代表的各大国际时尚集团均陆续加入到抗击疫情的大军中。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截止2月3日24点,共有68家时尚零售品牌参与此次疫情捐款,捐款及物资合集金额突破2.5亿元。

    安踏、李宁、太平鸟等国产品牌纷纷捐款捐物,太平鸟集团共捐助1200万人民币,安踏、李宁、赫基集团、森马均捐助1000万元,美妆新锐品牌完美日记、橘朵、花西子等加入到此次捐款行动中。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