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时尚资讯 >> 正文
建筑界的毕加索给 LV 造了座房子,像揉皱的纸团
来源:外滩TheBund时间:2019/11/18 10:50:00

    最近,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在韩国首尔清潭洞的旗舰店正式营业了。

    这家店的设计由有“建筑界毕加索”美称的大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操刀设计,将艺术与美再次融为一体,成为首尔的时尚新地标。

    由于艺术总监 Nicolas Ghesquière 对建筑艺术的热爱,路易威登每年的度假系列大秀都在全世界各种极富文化底蕴的建筑中举行。

    2015 年在美国加州棕榈泉的 Bob and Dolores Hope Estate。

    2017 年在贝聿铭设计的京都美秀美术馆。

    今年,路易威登又把秀场搬到了肯尼迪机场的环球航空航站楼里。

    建筑与时装,在路易威登这里相辅相成,互相为对方的衬托。

    连秀场都如此挑剔,路易威登新的旗舰店自然也要花费心思选一位优秀的建筑师打造,选择总不按常理出牌又拥有无想象力的弗兰克·盖里,简直太合适。

让人过目难忘的时装店

    这家路易威登的韩国旗舰店,也是弗兰克·盖里在韩国的第一个作品。

    弗兰克·盖里擅长用解构的方式,将繁复的曲线融入雕塑感的建筑中,他作品的独特,总让人过目难忘。

    从店门口看,这栋新建筑使用了大量玻璃元素,看起来轻盈又营造出了几何空间感。

    这些看似毫无规律的玻璃几何体,其实是借鉴了韩国传统舞蹈“东莱鹤舞”在表演时飞扬的衣袖,以及旧时韩国建筑的形态。

    新店的主体颜色是白色,与屋顶的玻璃元素结合,增添了端庄,不至于太突兀。

    旗舰店的内部由另一位建筑大师彼得·马里诺(Peter Marino)设计,采用了严谨的密斯式(Miesian)风格。

    作为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马里诺几乎为所有的一线大牌做过店铺室内设计,也是许多欧洲王室和富豪们钦点的设计师。

    他用白色作为店内的主色调,融入鲜艳明快的单色,走在其中既有空间感,又不至于太空旷。

    店内陈列的家具也同样沿袭着简约线条的风格,在诸如吊灯这样的细微之处与店铺的外观形成呼应。

    这间旗舰店的 1-3 层和地下室是商店,4 层是路易威登在首尔专设的私密空间,这里将会不定期展出路易威登基金会收藏的艺术品。

    之前路易威登在仁川机场再次举办的 2020 早春大秀,也将这家新店的屋顶元素作为秀场的主要布置。

揉一个纸团,他就有了灵感

    弗兰克·盖里是如今建筑界的鬼才,曾被《名利场》杂志评选为“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

    他画的设计图潦草到以为是信手涂鸦,但他总有办法让这些抽象的草图变为现实,每一座建筑都会成为那座城市的观光打卡胜地。

    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美术馆,是弗兰克·盖里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如果你去捷克首都布拉格旅行,几乎所有的旅行指南都会推荐你去看看那栋“跳舞的房子”。

    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的教学楼,像是一块揉皱的纸箱。

    美国华盛顿的流行文化博物馆,外观如同从科幻电影中诞生,和它馆内的展品一样充满活力。

    历时 15 年才完工的洛杉矶华特迪士尼音乐厅,传说只是弗兰克“随手揉了个纸团”,才有了如此多面的设计。

    弗兰克为洛杉矶 Chiat Day Mojo 公司总部设计的“望远镜大楼”,让他斩获了有“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

    包括弗兰克·盖里自己设计的私人住宅,每年也会有无数人专程去景仰。

“造自己的房子,让别人去说吧”

    弗兰克·盖里和路易威登的缘分其实早在千禧年初就开始。

    2001 年,LVMH 集团总裁 Bernard Arnault 参观了弗兰克设计的古根海姆美术馆,被这位设计师的才华所震撼,便辗转找到弗兰克,希望他能为自己“量身定制”一座路易威登基金会。

    2014 年,这座看起来像是一艘巨大帆船的建筑终于在巴黎的布洛涅森林中完工,这里既是文化中心,更是一座当代艺术博物馆。

    从不同的角度看,路易威登基金会都仿佛是一艘船,顶棚的玻璃材质组成不同大小的风帆,统一的朝向仿佛它正航行于水面。

    弗兰克本人则认为:“这是漂浮在巴黎西边的一朵云。”

    许多建筑评论家都认为,路易威登基金会是弗兰克·盖里所有作品中最复杂也最具有艺术感的建筑之一。

    这次开在首尔的新店,是路易威登和弗兰克的第二次合作,这间新店开幕后,很快又成为城中热门打卡地。

    有人不能理解这样无序的设计,觉得这座建筑毫无美感,和周边的楼房格格不入,不过,弗兰克显然没把这些声音放在心上。

    弗兰克今年 90 岁了,在他漫长人生的作品中,因为天马行空的想法,免不了遭到质疑和嘘声。

    2014 年在西班牙阿斯图里亚王子艺术奖颁奖礼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位记者当场表达了对弗兰克作品的批评,而他直接回了对方一个中指,因此多了一个“加州坏男孩”的外号。

    就像是当年贝聿铭设计卢浮宫前的“金字塔”那样,弗兰克的作品究竟几何,就请交给时间去检验吧。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