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时尚资讯 >> 正文
百度的十八岁,和李彦宏的「请回答 2017」
来源:极客公园时间:2018/1/11 10:01:00评论:

    2017 年 1 月 17 日应该会成为百度人工智能时代战略史上里程碑的一天。这一天,百度官方宣布任命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为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COO),负责产品、技术、销售、营销运营。

    第二天,李彦宏和陆奇出现在一场媒体沟通会上时,惺惺相惜的二人谈起百度即将到来的这场大刀阔斧的变革时,没人能预测到百度的 2017 是吉是凶。

    那时,百度刚刚度过艰难的 2016,走到一个异常关键的时刻:股价和市值持续缩水,而每次露面,李彦宏口中必谈的人工智能尚未能为风雨中的百度带来实质性变化。

    站在 2017 年的尾巴上回看,李彦宏应该是做了一个正确的决策。「关键先生」陆奇的到来和积累多年的技术背景,让百度的人工智能野心终于不再是愿景和期许。时隔一年,在今年推迟到冬季召开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又一次在公众面前聊起了百度的 AI 战略时,已经能给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Duer OS 作为开放平台不断上升的普及率,Apollo 和众多车厂的合作也在稳步推动无人车的落地量产,百度更是通过收编的渡鸦推出了自己首款智能音箱 Raven H。

    马上到来的 2018 年是百度成立的第 18 个年头,外表看上去依然很年轻的李彦宏也即将迎来「知天命」的 50 岁。但这家公司和他的创始人还得继续经历一段冒险。李彦宏在追求的是下一个「千亿美金」的高地,现在,他至少已经为百度赢得了一个不错的开局。

2017 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表示无人车量产将提前至2018年

百度的2017

    对于一家科技公司来说,18 岁到底会成为它激流勇进的「成年礼」,还是一场凶险的中年危机的开场?这个问题,现在的李彦宏应该有了一点心得。

    百度刚刚度过的就是它 18 年历史上最脆弱的时刻。过去几年里,相比阿里巴巴和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幸运」转型,百度并不顺遂。此前在 O2O、音乐、电商等多个领域豪掷资源,成效也远未达到预期。

    即便盈利还在持续增长,但这个互联网巨头的成长速度已经减慢。在资本市场上,它连续经历过三年低迷,2017 年 6 月,京东市值一度与百度只差数亿美元。

    所以,如今对人工智能的全面进军变成了一场不容有失的战争。

    此前李彦宏一直强调,百度的护城河搜索业务将为人工智能提供最好的土壤,无论是数据资源还是计算能力,百度的优势地位暂时没人能够撼动。这也让百度在新赛道的起跑线上就建立了数据和技术的正向循环:「很多人可能忽略的事情是,搜索引擎本身就是一个人工智能机器,而且百度在人工智能上已经有五六年的积累,无论是语音识别、自然语言识别还是用户画像的能力。」

    不过,即便天生具备很强的工程师和技术 DNA,百度面临的问题依然十分棘手:它还必须重新找回专注力、从分散的业务中梳理出最适合自己和这个战场里的路线和方法——2016 年末,摆在李彦宏面前的,是一盘散乱无章的拼图。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百度和李彦宏迎来了陆奇。这对百度的管理体系和李彦宏来说,或许会成为 18 年企业史中意义非凡的一次放权。李彦宏由此不再事必躬亲,每周与陆奇会面两次,交换意见,仅保留对百度大战略方向的把控。

2017 年 1 月 18日,刚刚上任百度COO的陆奇和李彦宏出现在媒体面前

    上任百度 COO 后,陆奇火速明确了百度的「主航道」和「护城河」:主航道代表百度的未来,它的期许是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护城河则能让主航道更稳健,是百度的现在。

    信息流和 AI 成为百度的主航道业务,拥有资源调配上的最优先权。能纳入护城河的则都是百度的优势产品,如百科、知道、地图等。而外卖、糯米等曾经耗费大量资金和资源的业务则被手起刀落地砍掉或者转手。同时,在管理上,陆奇的逻辑也十分直接,甚至铁腕。百度智能驾驶业务 L3 、L4 事业部的整合成为了一个典型。此前,L3、L4 之前的内部竞争不太健康,特别是在对外商务合作上。在陆奇主导二者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后,两者对外商务合作收归一处。

    这并不是陆奇第一次「临危受命」:2008 年陆奇离开雅虎、被微软前任 CEO 史蒂夫·鲍尔默委以重任时,微软和 2016 年百度的情况类似,那时微软正在感受到来自 Google 的狙击。他来到微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微软打造了自己的搜索产品 Bing。现在,Bing 的市场份额虽然依旧不敌谷歌,但已经成为全球搜索市场引擎上的第二名。

    而陆奇在百度的这一年,铁腕变法的效果更加显著。从百度今年的财报来看,百度股票已经涨幅超过 40%。Q1,百度营收人民币 168.91 亿,数据虽算不上漂亮,但已经止住了下滑趋势,同比增长 6.8%。而到了 Q3,增速迈开了步伐,这个季度百度的营收同比增长了 29%。同时,被陆奇定位主航道之一的信息流业务年化预期收入将超 10 亿美元。

    一系列变化背后站着的,还是一向温和,甚至在妻子眼中有点「太内向」的李彦宏。创业 18 年,他大概难得下注这样一场赌局,但至少目前来看,这让 18 岁的百度重新重新赢得了一次机会。

成年礼

    几乎所有公司变革都会带来阵痛。过去一年的「动荡」里,这家公司有的部门被裁撤,有的被整合。经历高管离职,业务调整和业绩增长。站在 2017 年底回看,百度内部发酵的变化因子将会把它带到何处,在当时其实是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的。

    但这种「成长的代价」是不可避免的。自从李彦宏在 2005 年带领这家公司上市后,百度的市值增长了 15 倍。回顾过去的 18 年,李彦宏一直在尽职的扮演着一位合格 CEO 的角色。陆奇的到来,和过去一段时间里李彦宏的调整,也足以说明他并不是一个刚愎自用的管理者:他似乎在展示出足够的能力和勇气,去分辨什么是不得不做出改变的地方。而且,这种求变之心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表现的更为迫切。

    当这种迫切性表现在外部时,成为了陆奇手下疾风般的业务调整;表现在内部,则是深层次的公司文化和认知的重塑。

    2017 年年初,在与陆奇一起出现在媒体面前时,李彦宏曾说,自己将在 2017 年农历春节前抽出两天时间,分析百度目前面临的十大挑战。不过他紧接着表示,「现在还不是跟媒体公开这些挑战是什么的时候,」而自己未来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战略、文化塑造以及人才培养和吸引上。

    十几天后,度过 2017 年春节,李彦宏在公司发表内部演讲,他直白的表示,整个公司在打的是一场战争,战役就是每个产品。

    李彦宏罕见的主动剖析了自己,「百度文化,包括我在内,更多的是做事相对比较温和的……我们做了十几年,很多事情已经有惯性了,不太去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但从现在起,「我们要鼓励开放沟通。容忍这些张扬的个性……实际上那些有棱有角的人,那些说话更冲的人,那些有些个人『臭毛病』的人,我们要让他们在大的平台上有发挥的机会。」他甚至犀利的提到,「管理层也要有新陈代谢。能上的额人上,不能的人要下……。」

    这时的李彦宏应该会想念起创业初期年轻的百度。那时李彦宏硅谷归来,第一次创业就经历了一场席卷全球的互联网泡沫,随之而来的还有来自 Google 的竞争。面对百度的工程师,Google 开出了三倍甚至跟高的价位挖角,但几乎没有人离开。

    在硅谷工作时,李彦宏薪水丰厚,生活轻松;在百度,他却白了第一根头发。李彦宏说那时大家都憋着一股气,目标是要做最好的中文引擎。他还记得,当时百度的招聘海报经常会有一个名人头像,下面再配上一句精简的文字用来鼓舞士气。「比如用鲁迅的头像,下面配的文字就是:『是翻译,还是用创作寻找中国意义?』用毛泽东,文字就是『是投降,还是比敌人更强?』……」

    18 年后,百度和李彦宏的「敌人」变成了自己。李彦宏正在期望人工智能能够支撑起百度的未来,但要说出这个趋势什么时候才能对公司的股价、市值产生爆发式的影响,答案依旧是模糊的。更何况,股价和市值不会彻底改变百度和他的创始人,改变的只是人们对这家公司的态度。

    现在,李彦宏要做的,就是继续补齐「拼图」,「乘胜追击」,他还要不断加强公司内外对百度的信心。「很多次面对困难时,我都怀疑迈不过去了。但一旦迈过去了,也就这么一回事。」

    18 岁的百度如何继续突围?50 岁的「科技主义者」李彦宏从哪里来,他要到哪里去?2018 年 1 月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中年不油腻的李彦宏会亲自告诉你答案。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2010-2018 751info.com | 京公网安备1101054291号 | 京ICP证100893号| 网站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