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位置: 751时尚资讯网首页 >> 时尚资讯 >> 正文
闲置房变身时髦的活动空间
来源:好奇心日报时间:2018/1/5 9:42:00评论:

    几年前,建筑师何勇在上海静安寺附近的乌鲁木齐北路买了一套房子,是个复式老公寓,顶层有露天阳台,远眺望得见陆家嘴,近处的街景也一并收在眼里。

    一次朋友说要吃大闸蟹,他说:“那就到我这儿来吧。”这是他处于未完成状态的公寓第一次“招待”客人。之后,来吃大闸蟹的朋友又推荐他的朋友来这里办生日聚会,当然,会付钱。距离朋友的朋友的生日还有两周,但他的公寓还处于近乎空置的状态,大件家具还未添置,他赶忙订沙发买冰箱桌椅准备音响投影仪投影幕布。

别处 静安寺全景露台

    何勇声称,这是他创办的“好处 MeetBest”第一个客户的由来。

    何勇开始把公寓放在 airbnb 上接受预订,而朋友圈的“口碑”传播,也让他的公寓增加了不少曝光率。各种兴趣不一的社群相聚在此,Party in a Box 策划的小龙虾实验室派对,变身哈利波特的告别派对,甚至还有咏春拳会来这里聚会搞拳术交流,也有人在这里求婚。

    何勇说:“用户远比我们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我们提供的只是行为的容器,他们才是真正创造未来的人。”

    何勇曾在大舍、都市实践、Aedas Hong Kong 等几家知名建筑事务所工作过,但是去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意,“它几乎把所有我原来关注的东西、喜欢的东西、研究、摸索的东西,全部串在一起了,几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他想象中的用户场景,也在那场聚会中找到了具体的模样:在一个有点像家又不像家的社交空间,大家可以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闲聊、游戏、喝酒、吃甜品、玩桌游、看电影,各得其所。

    “好处”的基础模式是这样的:找到城市里的闲置空间,从业主手中把房子租下来,然后根据房子的实际情况进行改造,变成一个共享型社交场所,也就是市面上常见的轰趴馆,为有需求的用户提供空间租借服务,按小时收费。

    他们一般与业主订立的租期至少一年,根据营业额与业主设定不同利润分配区间,从 20%多到 60%-70% 都有。

    目前好处上线的空间中,何勇自己的那套静安寺全景露台房,单价为 350 元起,位于静安公园的展厅空间一小时的价格为 1400 元,其他的空间单价也在175 至 3510 元之间,周末、节假日预定增多的情况下价格会上涨。

静安公园 静安寺百变展厅

    按照何勇的说法,他那套老公寓对外出租的月均价格应该在 2—2.5 万元之间,但他按小时计费把它当作社交空间来运营,第一个月就赚到超过 2.8 万元的租金,第二个月涨到 3 万多,到第四个月就已经达到 6 万。另一处位于外滩附近的宅子,开放运营后的第二个月就赚到 9 万多租金。

    假设均价为 400 元,静安寺全景露台房赚到 6 万需要每月出租时长达 150 个小时,外滩深宅则需出租 225 个小时才能达到 9 万月收入。按一场轰趴可能耗时六七个小时来算,这两处空间每月的出租率需达到 20 天以上,如果赶上有明星来拍写真、品牌来拍广告的活动,占时可能会更长。

    何勇说,目前好处平均一个月的预订量有 30%-60%,也存在有客户通宵预定的情况。

    “好处 MeetBest ”开始正式运营,是在 2016 年 3 月,最初只有何勇、合伙人王俊锋以及一名员工,从找房子、改造房子到把房子搬到线上平台,基本都是他们三个人全包。

    后来,何勇又找来了从硅谷回来的另一名技术合伙人徐寅做 CTO,整个团队才慢慢扩充起来,他负责策略制定和产品把控,毕业于哈佛在 SOM 建筑事务所工作过的建筑师王俊锋兼任 COO,主管商务拓展和市场运营,曾就职于旅行社交公司 trip.com 的徐寅则负责技术策略的制定与实施。团队也从 3 人慢慢发展至 15 人,分担线上、线下、市场以及运营四个部门的工作。

    可以支配的空间,也从最初何勇自己的“觅室”拓展到上海的各种老宅、公寓、别墅以及私家花园。

深宅 杜月笙外滩豪宅

HiLight 光与尘的美学空间,长乐路附近

外滩源 时尚集装箱展厅

    在找寻这些闲置空间的过程中,何勇发现,大多数业主并没有合理的解决方案,尤其是超过两万元月租的大房子,更是很难租出去,而且不论是长租、租,都免不了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结果不是闲置就是低效利用。

    而何勇试图用“好处 MeetBest ”的模式来说服这些业主和他合作,当然也遭遇过不少质疑:营利会不会没有那么多,设计改造是不是你们亲自做,运营是不是跟得上等等。但在沟通过程中,何勇也会拿已经上线的空间来举例,甚至会带着客户去看看,“目前,我们谈下来的业主,几乎不太会有犹豫的,因为这种空间,从他们的知识范畴出发来看,在市场上几乎没有更好选择。”

    不过,最让何勇头疼的,还是邻居层面的问题。毕竟好处是在尝试一种新模式,在试图与邻居建立信任的过程中,有人反对,有人提出顾虑,都是常有的事。

    “我们跪在邻居面前的情况甚至都出现过,特别心酸。”何勇说。他们曾上线过一个空间,天蓝色的房子堆满了白色的海洋球,很有童趣氛围,也适合给儿童举办生日聚会,是一处孩子们很喜欢玩乐的地方。但因为扰民被投诉后,空间只能停用。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其他同处于住宅区的项目里,强调娱乐氛围的轰趴本来就很难控制音量,尤其是在夜晚。

    他们不得不在房间内设置了分贝表,提醒用户早九点至晚十点之间持续音量不能超过 85 分贝。晚十点至早九点,关窗状态不能超过 80 分贝,开窗状态不超过 70,且不能放重低音音乐。

    这不只是运营方好处担忧的问题,就连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也会遭遇“稍微大点声就会扰民”的顾虑。毕竟好处与用户之间也有协议,如超音量遭邻居投诉,罚款 500;如因噪音引来警察上门,罚款 3000 起。

    邻里关系是“好处”运营成本中的一部分,也是在何勇看来不可控的因素之一,它甚至成为团队判断一个地方是否能做的关键要素之一,“有些地方,哪怕房子条件再好,但它有很多不可抗力因素,我们也是不会去做的。”现在他们尽可能少拿纯私人的住宅去做。

    目前,好处已正式运营了一年半,在微信公众号及小程序上为用户提供预订入口。

    找到他们的用户中,除了个人以及松散的组织,好处也收获了大量企业及明星客户。

    在好处的空间,必胜客做过宅急送直播,羽西来跟观众展示产品教程,包括戴森、可口可乐、松下等品牌广告以及网剧也在各个空间取景拍摄。那个最初尝试吃大闸蟹的“别处”空间,苹果公司办过一场以“小时代”为主题的团建活动,宜家上海办公室办过一次年会和一次小聚会,而包括星巴克、兰蔻、WeWork 等公司也都将这里作为团建和培训场地。

可口可乐广告片拍摄现场

    何勇惊诧于用户的积累速度和用户质量,“而且像半岛酒店、WeWork、booking.com 这种自己有空间的人,也要来花钱订这个地方。”

    Party in a Box 是一个提供派对解决方案的工作室,今年夏天,他们曾为一群参加培训的年轻的公司管理人,定制了一场寓教于乐的现代实验室派对,除了各种烧脑游戏,还有解剖小龙虾这样的创意环节。

Party in a Box 策划的小龙虾实验室派对

    当时他们租借的空间是何勇最早的那处老公寓,选址在这里的原因,一是 MUJI 风格的装修和这场定制派对的气氛很契合,二则是空间的功能性很强,拍照区、投影区和餐饮区都有分区。

    前述提到的咏春拳会,一直想要找到一个合心意的私密场所办三周年活动,他们在《时尚芭莎》杂志上看到了好处的简短介绍,便找人实地考察现场,订下了静安寺附近的这处老宅。当天大家也玩得尽兴,宽敞的客厅中有一个榻榻米,直接就成了拳友们切磋身手的小舞台。

    顺利的产品发展也让何勇没有急着发布市场部的招聘,市场推广部门的负责人冯飞,是去年 7 月才加入好处团队的。

    “我们做的是一个固定产品,不只是提供设计服务。这有很多层面的问题。其一,假设你只做设计服务的话,因为甲方有明确的需求来找你,你作为设计师,控制力很低;其二,往往这种小项目,业主投入也不高,所以它没有多少利润,而且中国大量的对这种纯服务性质的东西,会觉得你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说你没有所谓的物料成本,只是人力成本,但是他无法判断你专业素养背后需要投入多少经验和时间。”何勇说。

水也 宁静的和式池院

M Space 一个人的美术馆

太原别墅 法租界露天影院

    在 2013 年,何勇就提出“城市黑客”理念,将那些改善被忽视的城市空间设计的建筑师们定义为“城市中的黑客”。而在 2014 年他在《时代建筑》发表的文章《城市黑客》中,也在谈论互联网时代建筑实践的可能性。

    不过,他最终没有变成一个建筑师。

    “原来做建筑师,整个城市都是一个更可见的系统,它不是通过互联网这个隐形的系统来理解的。所以当它是可见系统的时候,往往是标志性的,具有所谓的象征价值的,建筑师假设有幸在一辈子当中,也做过那样一个东西,他才是伟大的建筑师。”

    “现在有互联网以后,很多事情变了,其实城市永远随着技术的改变而改变,开始变得碎片化……城市生活正在分解……原来那套体系里所谓那种巨大的东西,都掌握在最有资源、最有权势的人手中。但是现在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存在感,那些散落的东西,个性化的东西,就是你每一个人生活,你存在的意义所在。我们不是为了谁去造一个丰碑,我们就是为了每个个体,每一个小群体,去创造一个他们觉得有价值的场所,这个场所可以是开放式的,封闭式的,大的,小的。”何勇说。

    他也强调成本的可控性。除了那套自己的公寓之外,好处和业主们的合作模式很灵活,他们是以设计运营方的身份介入,从前期对空间做产品定位,到设计实施,以及最后进入运营销售,在口碑传播已经收获可观效果的情况下,也并未选择大规模的广告和运营推广。

    “我做这件事,可能要面对各种人,邻居、房东、邻居,可能我还要面对工商、物业、城管、居民、居委会所有的人,我可能还要面对我的用户,我还要面对我的合作方,很多时候是这样的。这个系统的话,我不觉得只懂互联网的人能做好。”

    接下来,他希望尽可能去掉一些不可控因素,比如,建立一套标准化的体系帮助用户实现便捷使用以及熟悉的安全感,再通过非标准化的细节来创造差异化的体验。

    标准化的配置包括高清投影仪、环绕音响、德州扑克、UNO 纸牌、刀叉筷勺餐碗盘以及烤箱咖啡机鸳鸯锅这些空间设备,而每一处空间,因为建筑本身的差异,都会带来差异化的体验。

    “最好的体验就是,我每次去的地方都不一样,但是似乎里面的东西我又接触过,很熟悉。”何勇说。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2010-2018 751info.com | 京公网安备1101054291号 | 京ICP证100893号| 网站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